中美防长年内第二次会谈 这三点值得关注
军事

中美防长年内第二次会谈 这三点值得关注

22日中美防长在柬埔寨举行的会谈之后,中美两军关系未来的发展走向备受关注。专家认为,在中美两国元首会晤之后,中美防长会谈到更多实质性议题,双方会就一些非常具体问题进行坦诚沟通,中方会给美方亮明底线、划下红线。

11月22日,正在柬埔寨出席第9届东盟防长扩大会议的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应约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举行会谈。

11月22日,正在柬埔寨出席第9届东盟防长扩大会议的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应约与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举行会谈。

中美防长会谈后,中方发布的新闻稿表示,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表示,当前中美关系面临的局面责任不在中方,主要原因是美方做出了错误的战略判断。中方重视发展两国两军关系,但美方必须尊重中方的核心利益。希望美方说到做到、信守承诺,把两国元首共识真正落到实处,采取理智务实对华政策,推动中美关系重回健康稳定发展轨道。魏凤和还强调,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中的核心,是中美关系第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台湾是中国的台湾,解决台湾问题是中国人自己的事,任何外部势力都无权插手干涉。中国军队有骨气、有底气,有信心、有能力坚决维护祖国统一。

此外,双方还就国际和地区形势、乌克兰危机、南海和朝鲜半岛问题等交换意见。

美国五角大楼则在新闻稿中称,奥斯汀重申,美国仍然致力于以《台湾关系法》、三个联合公报和“六项保证”为基础的“一中政策”,重申海峡两岸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

会晤结束后,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谭克非在柬埔寨举行的记者吹风会上表示,此次会谈是落实两国元首会晤重要共识的实际举措,对推动两军关系重回健康、稳定发展的正确轨道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双方应该坚持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共同确保中美关系沿着正确航向前行,不偏航、不失速,更不能相撞。

关注点一:会谈90分钟,比上一次更长

这是中美防长时隔近半年之后的又一次会谈。6月10日,魏凤和和奥斯汀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对话会之后举行了首次面对面会晤,会谈比预定时间延长了30分钟,约为一个小时。

22日,有外媒引一位匿名美国官员的话说,双方的会谈在当地时间上午10点开始,持续了约90分钟。

谭克非在会后表示,“这是一次坦诚、深入、务实、具有建设性的战略沟通。”路透社引一位美国官员的消息表示,此次会谈“富有成效和专业”。

法新社认为,中美防长会晤是双方将采取遏制紧张局势行动的其中一环。尽管美中两国关系紧张,但美国军方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寻求与中国军方保持开放的沟通渠道,以降低潜在冲突爆发的风险或处理任何事故。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国际问题专家卓华22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双方发布的信息来看,这次会谈讨论议题比较全面,既包括两军关系,也有地区和世界热点安全问题,双方的关注点优先次序有差异,但都确认了战略沟通的必要性。

一位熟悉中美两军交往关系的军事专家22日表示,“相较而言,6月份中美防长的会谈更多是礼节性的,而此次双方则更务实,从会谈时长可以分析出,双方的确能交流更多的议题。”

关注点二:商谈了沟通机制的重启

路透社报道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国防部高级官员表示,双方就台湾问题进行了“长时间”讨论,并讨论了在未来几个月重启一些在佩洛西“访台”后被取消的机制。这位官员表示,“人们预计,过去6个月冻结的一些机制将会重新启动。”

此前,中方取消安排中美两军战区领导通话、取消中美国防部工作会晤、取消中美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会议。

卓华认为,两军关系能够恢复沟通,自然有助于双方增进了解,避免误判,效果是好的,“不过双方关系要重回健康、稳定发展的正确轨道,还需要美方信守承诺,把两国元首共识真正落到实处。”

上文中的军事专家认为,分析此次中美防长会晤的现实意义首先要关注到的是中美两国关系当前的大背景,14日中美两国元首面对面会晤3个多小时,在很多领域达成了共识,为中美两国关系定调把舵。随后,包括经贸、气候、军事等各领域中美高级官员相继举行会谈,“6月份中美防长会谈时,中美两国关系充满太多不确定性,但这次则不同,两国元首会晤后中美关系变得相对稳定,相信此次中美防长会谈到一些相对实质性的问题。”

关注点三:加强危机管控

中美防长会谈后,谭克非表示,双方认为两军应当认真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保持沟通渠道畅通,妥处矛盾分歧,加强危机管控,努力保持两军关系总体稳定。

在美方的新闻稿中,奥斯汀强调,有必要负责任地管理竞争,并保持开放的沟通渠道。奥斯汀还阐述了降低战略风险、改善危机沟通和加强业务安全方面开展实质性对话的重要性。

专家认为,此次会谈双方达成的共识之一就是保持沟通渠道畅通,加强危机管控。

上文中的军事专家认为,中美两军之间实质性的问题主要指中美两军如何管控危机。从中美双方的新闻稿上看,中美在各自关切的问题上都做出了表态,比如魏凤和部长强调了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第一条不可逾越的红线,奥斯汀则重申了“航行自由”等。在中美结构性矛盾难以化解的前提下,中美之间一旦发生冲突和战争不符合双方利益,“因此在中美防长的本次会谈中,双方会就一些非常具体问题进行坦诚沟通,中方会亮明底线,划下红线。假若沟通顺畅,双方还非常可能会涉及到沟通管道的建立问题。”

南部战区副司令员刘子柱海军中将也参加了此次会谈。上文中的军事专家表示,双方议题中可能涉及到海上危机管控。

此外,奥斯汀在参会前提出希望中方开放沟通渠道不仅在防长层级,也包括战区层级,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奎利诺与他的中国同行也能沟通。

对此,卓华认为,美军方一直期待战区级别能直接沟通,在战术行动层面与我军继续深入磋商军事行动和操作风险等问题,这也是我军关注的问题,“但诸如海空相遇行为准则等具体危机管控机制的恢复,是建立在战略互信基础上的,中国军方重视危机管控,更重视首先消除危机根源这一前提,这就要求美方切实尊重中方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停止一系列加剧台海局势紧张的不负责行为。”

卓华表示,中美双方都是亚太地区安全利益相关方,但是介入地区安全的出发点应该是促进地区和平与稳定,双方应共同努力构建包容性的安全架构,美国军方长期以来所走的集团对抗、军事恫吓的霸凌老路是行不通的。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