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哨站|佯攻还是决战?俄乌两军或在赫尔松展开“世纪大战”
军事

前哨站|佯攻还是决战?俄乌两军或在赫尔松展开“世纪大战”

前哨站|佯攻还是决战?俄乌两军或在赫尔松展开“世纪大战”

文|凤凰网军事特约作者 艾彦

内容提要:

1.乌军在伊久姆一带的突破,一周内夺取国土面积几乎与俄军近五个月的进展相当,但这场攻势的影响,可能并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大。

2.俄军在哈尔科夫以南这场失败的种子,在开战三周内就已经被种下,这导致了第一阶段作战关键环节的破产,受此影响,战局开始在对乌克兰最有利的方向上展开。

3.受限于种种因素,自4月以来,哈尔科夫方向战线对俄军而言就成了“鸡肋”,“鸡肋”不是说哈尔科夫不重要,只是俄军短期内没有足够兵力在这个方向上发展。俄军不组织强力反击遏制乌军攻势是现实的选择。

4.乌军在南线赫尔松的攻势,并不仅仅是哈尔科夫攻势的佯动,而暗含迫使俄罗斯在此展开决战的意图,这可能将揭开本世纪以来最大规模战役的序幕。

当地时间9月12日,哈尔科夫地区军事行政长官奥列赫·辛耶胡博夫在社交媒体上宣布,在前线部分地区,乌军已经推进到了俄乌边境。这一点引发高度关注,但事实上,乌克兰官方早在5月就已经宣布过类似消息了。从8月29日至今,乌军先后在赫尔松与哈尔科夫两州发动了大规模的反击,经过两周的战斗,给俄军造成了巨大压力。尤其是9月6日以来,乌军在北部的巴拉克利亚方向发起的突击,在俄军的战线上撕开了一个巨大的突破口,并且引发了突破口两翼的不断坍塌。这一态势,自乌军突破后的六天里一直延续,导致俄军控制区丢失约3000平方公里,几乎与俄军自4月以来的进展相当。

乌军展示最近俘获的俄军坦克

乌军展示最近俘获的俄军坦克

俄军这场失利对战局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南部的赫尔松州进行的真的只是一场佯攻吗?乌军真的已经彻底扭转战局了吗?今天的凤凰网军事《前哨站》将一一作出解读。

这场哈尔科夫城下的战斗,早在半年以前,俄军就已种下失败的种子。但客观地讲,俄军在9月的失败,虽然损失比3月在哈尔科夫的失败要惨重得多,但对战局的影响却远不及上一次挫败严重。

前哨站|佯攻还是决战?俄乌两军或在赫尔松展开“世纪大战”

夹生的哈尔科夫之战

自2月24日,俄军启动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以来,我们凤凰网军事做了一系列的预判和解析。其中,关于哈尔科夫之战的判断是开战以来所有这些预判之中,与现实差距最大的一个。

前哨站|佯攻还是决战?俄乌两军或在赫尔松展开“世纪大战”

哈尔科夫之于乌克兰,正如徐州之于中国古代的南朝。

受沙俄与苏联时代的工业建设与国防线规划影响,乌克兰东部的铁路交通线表现为南北向为主,东西向为辅的格局。哈尔科夫是整个乌克兰东部最大的铁路交通枢纽,这一地位也影响了后续的公路设施建设。而受绵亘乌克兰北部的普利皮亚特大沼泽与第聂伯河流向的影响,哈尔科夫成为通向基辅的交通线的门户,同时也是控制第聂伯河东岸的关键。

战前乌克兰铁路干线分布图

战前乌克兰铁路干线分布图

不控制哈尔科夫,对基辅的打击必然是无力的,甚至无法建立对乌克兰东部地区的稳定战线。同理,哈尔科夫也是冲向第聂伯河西岸的第一步,哈尔科夫-波尔塔瓦-切尔卡瑟轴线,是能快速建立强有力的第聂伯河西岸桥头堡的突击方向。而从顿涅茨克向西指向第聂伯罗或扎波罗热的轴线,虽然看起来很近,但渡河之后,既无法威胁乌克兰的经济与政治中心,后方也会陷入危险的河岔地带。如果重兵集团从扎波罗热渡过第聂伯河,就极大地降低了部队在战略与战役态势中的效力。

前哨站|佯攻还是决战?俄乌两军或在赫尔松展开“世纪大战”

以上是我们在开战之初对乌克兰东部兵要地志的简单研判。基于这种研判,我们认为,无论俄军在其他方向的突击多么惹眼,夺取哈尔科夫才是稳稳打赢这场战争的第一步。在俄军开战前部署的六个主要的战役集群(白俄罗斯、库尔斯克、别尔哥罗德、沃罗涅日、顿涅茨克、卢甘斯克与克里米亚),及其相应展开的突击方向上,我们更加关注别尔哥罗德、沃罗涅日与顿涅茨克三个方向上的突击集群。而这两个集群也确实集中了俄军最精锐的几个集团军,而分别以第二十近卫集团军、第一近卫坦克集团军与第八近卫集团军为主,这也是俄军反复军改后规模最大、装备更新优先度最高的几个集团军。这三个方向上展开的俄军营级战术群差不多有50-60个,也算是俄军在这样漫长的战线上能集中起的最大兵力了。

战前一个月,北约情报飞机在欧陆的活动轨迹及其侦知的俄军部署地域

战前一个月,北约情报飞机在欧陆的活动轨迹及其侦知的俄军部署地域

而在支撑起乌克兰边境国防线的所有主要城市之中,哈尔科夫是距离俄军集结地相对较近,交通条件最好的一个,从边境到哈尔科夫之间的30千米也没有任何地理障碍。对哈尔科夫的攻击,本应是俄军发动作战后的“一血”。

纵使开战第一天俄军空降兵对基辅发起声势浩大的空中突击,也没有改变我们关于战争决胜点的判断。我们认为,对基辅的突击,无论俄军主观意图为何,其能起到的战役效果,主要还是将乌军北线部队牵制在基辅方向,并压制自基辅向东支援苏梅和哈尔科夫的交通线。俄军对基辅的空中突击,必将是1943年第聂伯河右岸空降作战或1944年“市场-花园”作战的翻版,无论具体是哪一个形式,都会是灾难性的结局,但其若能为哈尔科夫方向的突破争取时间,或者削弱乌军的战略预备队,空降兵也不算白白牺牲,不过,这些也都没有做到。

1943年9月,苏联空降兵发动第聂伯河右岸空降作战,这是他们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伞降战斗。结果惨败,损失超过七成

1943年9月,苏联空降兵发动第聂伯河右岸空降作战,这是他们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伞降战斗。结果惨败,损失超过七成

开战第一天,我们最震惊的消息是俄军第一近卫坦克集团军的部队刚刚越过边境,就在乌军第93机械化旅的阻击下损失惨重。直到开战后第三天(26日),俄军才抵达哈尔科夫城外。

第4近卫坦克师在开战之初丢掉的T-80坦克

第4近卫坦克师在开战之初丢掉的T-80坦克

自2月26日开始,俄军总参特战部队和内卫部队就投入了对哈尔科夫的争夺。其中一场战斗的曝光度极高,俄军的精锐步兵分队乘坐“虎”式装甲汽车冲入哈尔科夫城中,试图夺占政府办公大楼等位置,却遭到装备大量反坦克武器的乌军国土防卫军伏击,缺乏掩护的俄军分队伤亡惨重。几十年来的一系列局部战争中,都警示各国军队巷战的危险到底有多高,但俄军特种部队似乎真的只是在执行一场反恐行动。战至2月27日,俄军已经出现在了哈尔科夫市中心,但俄军缺乏战斗步兵的问题随后也暴露出来,即便曾在叙利亚巴尔米拉参战的第61海军步兵旅投入战斗也没能改变战况,哈尔科夫的战斗在2月28日之后就几乎没有什么进展,最晚到3月7日左右,俄军就在乌军的反击下退出了哈尔科夫市区。

俄军特战旅在哈尔科夫城内被摧毁的装甲车辆

俄军特战旅在哈尔科夫城内被摧毁的装甲车辆

俄军在哈尔科夫的第一击,夭折得让人感觉莫名其妙。曾在卡图科夫率领下横扫东欧的第一近卫坦克集团军在此战沦为街谈巷议中的笑柄,其辖下的第4“坎特米罗斯卡亚”近卫坦克师、第2“塔曼”近卫摩托化步兵师与第47“第聂伯罗夫斯卡亚”近卫坦克师等精锐部队荣誉蒙尘,集团军司令基塞尔中将被撤职。而阻击该部的乌军第93独立机械化步兵旅(曾经的苏军第93“哈尔科夫斯卡亚”近卫红旗步兵师)则声名鹊起,成为西方媒体宣传的乌军头等精锐。但根据乌军缴获的第一近卫坦克集团军的文件,该部在开战三周内,伤亡、失踪、被俘仅为409人,但丢失了308件主要装备,对曾经的苏军头等精锐而言,这些数字的侮辱性可能更强。

坦克兵元帅卡图科夫可能怎么也想不到第4近卫坦克师会以这样的方式爆红

坦克兵元帅卡图科夫可能怎么也想不到第4近卫坦克师会以这样的方式爆红

对俄军的整体态势而言,夹生的哈尔科夫之战带来的第一个严重后果,就是未能打通乌克兰东部南北向的主要交通线,这又导致俄军只能只能通过破坏严重的卢顿两州作为交通枢纽,维持整个东线与南线的漫长战线;哈尔科夫之战夭折的第二个后果,则是整条北部战线的瓦解。俄军主力未能夺取哈尔科夫,导致对苏梅、切尔尼戈夫的攻击都只能是浪费兵力,即便取得推进,在哈尔科夫与基辅两个方向的乌军重兵集团的包夹之下,既难以向南推进,又没有必要坚守。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哈尔科夫夺城失败之后,苏梅与切尔尼戈夫的攻势也随即停止,甚至退回俄罗斯境内。

ISW发布的截止9月11日双方控制区态势,北部战线的俄军控制区大部分已经消失

ISW发布的截止9月11日双方控制区态势,北部战线的俄军控制区大部分已经消失

因为以上两个后果,基辅城下的战败虽然惨烈,但对俄军而言,这本应早有心理准备,胜则大胜,败则影响有限。而哈尔科夫夺城的失败,则导致俄军的战争轴线发生了关键性的改变,从开战时的向心突击态势,变成了沿着顿涅茨克向西的长轴线的持续攻势。从乌克兰国防的角度而言,这也是最理想的国防态势——顺着乌克兰国土最大纵深方向进攻,沿途要经过第聂伯河大拐弯的沼泽和水库地带,还要夺取多座大型城市,才能威胁第聂伯河西岸的核心地带,而完成这些攻势,只能沿着稀疏而单薄的交通线展开。当战争以这种方式展开,其长期化已经不可避免。

如果俄军顺利夺取哈尔科夫,则后续作战行动的自由度将大为增加

如果俄军顺利夺取哈尔科夫,则后续作战行动的自由度将大为增加

但也因为战争主要轴线的这一改变,导致哈尔科夫-伊久姆一线,在俄军第二阶段以来的特别军事行动之中也变成了“鸡肋”。

前哨站|佯攻还是决战?俄乌两军或在赫尔松展开“世纪大战”

重镇哈尔科夫为何变成“鸡肋”

“夫鸡肋,食之则无所得,弃之则如可惜,公归计决矣。”

“鸡肋”这个典故,因为《三国演义》这部经典小说而被大部分中国人熟知。此典出于《后汉书·卷五四·杨震传》,此典背后的权谋背景惹人关注,但在兵要地志上也是经典概念。在军事地理中,“必争之地”不仅由该地的地理特性决定,也受军事斗争的具体态势影响。“鸡肋”一典所指的汉中不可谓不重要,但当时的三国斗争形势更重要。同理,哈尔科夫也不是不重要,但俄军在第一阶段北线的挫败,导致了新的战局形势,而在这一战局形势之下,哈尔科夫的价值也变成了“鸡肋”。

哈尔科夫仍是理论上通往基辅与第聂伯河西岸的最佳门户,但俄军在短期内已经没有足够兵力在方向上发展,而舍弃向哈尔科夫推进的伊久姆、库皮扬斯克等地,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出的选择,俄军终究要顾忌国际与国内政治上的影响。

在2-3月间俄军的第一阶段攻势中,我们可以看到,俄军的攻势是在巨型弧形地带上,沿着多个轴线的向心突击,俄军似乎认为能够快速突入乌克兰纵深,并利用乌军的措手不及,在野战中连续打垮乌军,并在行进间快速夺取主要城市,从而完成对乌克兰的“去军事化”和“去纳粹化”。其中俄军集中最大规模兵力展开的突击方向,就是指向哈尔科夫的。夺取哈尔科夫,就是夺取通往基辅与第聂伯河西岸的门户,就打开了俄军在乌克兰境内闪转腾挪的空间与交通线。

开战后不久曝光的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在一次会议上讲解俄军进攻决心图,一个巨大的向心突击态势

开战后不久曝光的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在一次会议上讲解俄军进攻决心图,一个巨大的向心突击态势

但这一构想终究还是失败了,东北战线的俄军精锐沦为笑柄,反倒是不断征战高加索与叙利亚的第58集团军,在南线取得了巨大的突破。这一态势,逐渐导致俄军特别军事行动重心南移,战争轴线也变得单一化。俄军的第二阶段特别军事行动,就是在这一前提下启动的,这一阶段的作战,其构想与设计都与第一阶段有根本区别。所以,俄军的第二、三阶段军事行动,几乎是对之前作战构想的推倒重来。

俄乌开战以来,南线的第58集团军是俄军中表现最正常的一支部队

俄乌开战以来,南线的第58集团军是俄军中表现最正常的一支部队

第二阶段特别军事行动主要在南线展开,作战轴线自东向西,但并不直接指向第聂伯罗,而是试图向西打通与克里米亚和赫尔松的陆上交通线,强化赫尔松桥头堡。包括对马里乌波尔的夺占,对扎波罗热的攻击,也包括进一步击退卢顿两州西方的乌军重兵集团,以防止其威胁俄军攻击轴线的侧翼。

因为哈尔科夫夺城失利,俄军的进攻轴线只能沿东西方向展开,不仅更加远离乌克兰政治经济中心,交通线也更加局促

因为哈尔科夫夺城失利,俄军的进攻轴线只能沿东西方向展开,不仅更加远离乌克兰政治经济中心,交通线也更加局促

受此影响,第二阶段特别军事行动以来,俄军南部军区司令部就成为事实上的前线总司令部,南部军区司令德沃尔尼科夫与苏罗维金先后成为在乌俄军最高指挥官。俄军的兵力分配重心也从西部军区司令部为主,变成了南部军区为主。原由西部军区指挥的第一坦克集团军、第六近卫集团军、第四十一集团军,驻白俄罗斯的第二十九、三十五、三十六等集团军与空降兵各师不断将部队调入南部军区。至八月底,西部军区所属部队已经为数不多,随着乌军在哈尔科夫方向的大规模突破,西部军区所辖部队都已经被赶出乌克兰境内,南部军区已经成为事实上的“乌克兰战区”。

换言之,俄军北部战线不是被乌军消灭的,而是被南部与东部战线吞并的。这一动作在五月以来就持续进行,乌军在哈尔科夫方向上的攻势,所利用的也正是这一态势。而乌军在突入俄军防线后的持续快速推进,突入纵深高达80余千米。如果俄军在这一地区留有基本的防御部队,那么这么深远的突击,将不仅仅能形成大规模的包围,更会摧毁大量俄军的指挥机构与辎重部队。但这些都没有发生,乌军所展示的俘获俄军人员与装备非常有限,这也证明,这一地区的俄军早就唱了“空城计”。这也不是俄军在北线第一次唱“空城计”了,在北顿涅茨克打得如火如荼之时,俄国军事博主就爆料,驻防哈尔科夫以北的俄军第35集团军战斗步兵不足百人,虽然这是一个只有几个营战术群的集团军,但战斗步兵缺编如此严重,恐怕也是因为这里不是俄军优先补充的方向,而有意思的是,面对如此虚弱的俄军,乌军居然也只是静静对峙,始终未能展开突破。

前哨站|佯攻还是决战?俄乌两军或在赫尔松展开“世纪大战”

战争主轴线的改变,对俄军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与此前预想的北线相比,俄军未来的主轴线必将导致极为漫长的战线。即便乌军肃清了俄军的北部战线,目前这条战线的长度仍然长达1200千米以上。因为扎波罗热的铁路枢纽迟迟无法打通,俄军本就有限的运输力量要在这样漫长的战线上为俄军提供补给,这就非常被动了。与之相比,如果第一阶段作战中俄军夺取哈尔科夫,则俄军的主力将集中在一条短得多的主要战线上,南线虽然仍然存在,但却能继续威胁乌克兰的出海口并牵制乌军,那种态势下,俄军要比现在主动得多。

前哨站|佯攻还是决战?俄乌两军或在赫尔松展开“世纪大战”

失去了伊久姆,以及整条北部战线,俄罗斯本土确实暴露在乌克兰面前,但对此,乌克兰也必然投鼠忌器。俄军当前的兵力困境,是因为无法进入战争状态,难以对国内进行大规模动员。而如果俄罗斯本土遭到入侵,那俄军在战场上能发挥的力量就不是当前的量级了。

除非普京为俄军变出3-4个齐装满员的集团军,从已经准备充分的乌军手中夺下哈尔科夫,否则这里就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反过来讲,在俄军已经改变部署重心的前提下,再将大量野战部队与空天军力量投入巴拉克利亚打击乌军突击集团,反而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

前哨站|佯攻还是决战?俄乌两军或在赫尔松展开“世纪大战”

乌军“声东击西”,俄军中计?

将乌军在8月29日在赫尔松发动的反击,理解为乌军在巴拉克利亚突破的佯动,这种观点在最近一周非常常见。从战斗发起的时间顺序上,这么理解也是没什么问题的。但从未来战局发展的角度上讲,这种观点低估了南线战局的重要性。

很多评论者都注意到,冬季即将到来,因为能源问题持续发酵,乌克兰需要给北约各国一个交代,哈尔科夫以南的突破就是这样的一场政治仗。乌军在哈尔科夫方向上的突破,举世瞩目,舆论影响巨大。

前哨站|佯攻还是决战?俄乌两军或在赫尔松展开“世纪大战”

与聚光灯下的哈尔科夫以南战场相比,近期一直被理解为佯动的赫尔松才是酝酿未来战局的关键点。

一个多月以来,乌军大张旗鼓地宣传反攻赫尔松,确实吸引俄军将众多部队投入赫尔松突出部,从兵力密度上看,赫尔松已经成为整个俄乌战场上,俄军兵力最集中的区域,不仅在第一阶段被重挫的空降兵与东部军区各集团军,纷纷涌入了第聂伯河西岸的狭窄突出部,连开战以来一直在北线的第一近卫坦克集团军的部分部队,也被派到了这里。据乌克兰军方与西方情报界估计,俄军集中在赫尔松一带的部队能在30-40个营战术群之间,几乎占到俄军战场兵力的30-40%。而乌军调集在赫尔松及其纵深地带的旅级部队也达到15到18个的规模。

向赫尔松集结的俄军空降兵

向赫尔松集结的俄军空降兵

但需要注意的是,俄军的这一兵力集结并不主要在8月29日之后完成。事实上,自7月4日,俄军夺取利西昌斯克之后,就开始持续不断加强赫尔松突出部。不仅早于乌军在赫尔松发起的反攻行动,甚至还要早于7月9日泽连斯基公开下令乌军对赫尔松发起反攻的时间。而早在6月1日,俄军仍在北顿涅茨克河鏖战之时,俄罗斯国防部就宣布第三阶段作战目标为敖德萨、尼古拉耶夫与扎波罗热。如前所述,扎波罗热是连接乌东与南部铁路交通线的枢纽,而敖德萨与尼古拉耶夫则是赫尔松以西乌克兰仅剩的出海口。

这场战争爆发以来,舆论战就持续进行着,西方的舆论影响力确实令人叹为观止,国内军事评论者,无论立场如何,都逐渐受其影响,开始普遍认为俄军向赫尔松的集结是为了防御乌军的攻势。但事实可能正好相反,俄军的集结是为了发动新一轮的攻势。在几个世纪以来的俄罗斯军事学说中,进攻才是夺取胜利的唯一方式。而反过来,放弃进攻,就是承认失败。

俄军深受普德军事学说影响,高度强调进攻的价值

俄军深受普德军事学说影响,高度强调进攻的价值

当然,俄军兵力存在严重不足,纵使开战时的120个营级战术群,卢顿武装的第一、二军团仍全部齐装满员,要维持当前的上千公里战线,也是极为困难的。在乌军兵力占据极大优势的情况下,俄军的攻势必然越来越谨慎,面对乌军的抢攻,俄军也越来越难以保持节奏。但摆在俄军面前的选择仍然是简单的,不进攻就会输掉战争。

俄军自7月以来迟迟未能发动大规模攻势,并非是要转入防御,而是要解决两大问题:第一,战役轴线转换的问题,从7月4日之后,俄军就不断加强南部军区,但因为交通运输线问题,也因为要在兵力密度不足情况下尽量维持战线稳定,这一调动必然极为复杂;第二,则是很少有人注意到的,开战六个月,对俄军是个坎。

近3000个搭乘步兵战车或伞兵战车的步兵班,是在乌俄军的基干战力

近3000个搭乘步兵战车或伞兵战车的步兵班,是在乌俄军的基干战力

开战半年,对俄军来说,是个很大的坎。俄军的营级战术群并不是永久性的常设单位,它是由每个旅/团的三个营中,抽取第一、二营作为编制基干(第三营一般作为留守训练单位),将配属坦克营、炮兵营与各种保障单位拆解配属,并将全旅/团的合同制军人以六个月为周期进行轮换部署的战术单位。截止8月24日,理论上,最后一名开战前就部署在前线的官兵就应该离开所属营级战术群,返回后方单位进行休整了。但我们知道,俄军事实上已经超量投入了其下辖的营战术群,后方留守的单位已经无法为前线提供轮换的兵员,其正常的轮换体制也已经不复存在。俄军目前保有的160万战斗预备役注册人员中,只有10%在五年内接受过军事训练。而秋季征兵工作,虽说会征召13万人入伍,但这一工作会要一直持续到12月,而俄军目前极限压缩的战斗步兵训练周期是66天,转入合同制的专业军士的训练时间是300天。

前哨站|佯攻还是决战?俄乌两军或在赫尔松展开“世纪大战”

受兵力问题影响,8-9月的俄军确实会面临很严重的困难。但这些困难仍是可以克服(或者说“将就”的),并不会导致俄军不可挽回的危局。总体上来看,现在的情况依旧是,俄军一旦以重兵集团投入攻势,乌军要抵挡住俄军仍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这一情况不发生改变,乌军的主动权仍带有很强的不确定性。

乌军在赫尔松的攻势,确实可能对俄军在北线的反应造成了影响。但乌军在这里的攻击,从当前的战争态势上来看,并不是为了给北线创造机会。赫尔松当面的乌军所要承担的任务,远比一次佯动要重要的多。

俄军启动第三阶段攻势,几乎只是时间问题。这一攻势可能指向扎波罗热,也可能指向赫尔松,俄军对此掌握主动权。对乌克兰来说,下一阶段战斗的重心在赫尔松,要比在扎波罗热有利得多。扎波罗热在乌军战线上相对比较孤立,第聂伯河的位置也导致乌军的运输线会比较暴露。而赫尔松则刚好相反,是俄军战线上比较暴露的位置,巡弋在黑海与罗马尼亚的北约情报飞机可以比较轻松地侦搜俄军的战场情报,乌军的远程火力也比较容易隐蔽位置。两军在赫尔松打下去,就会变成乌军拉着俄军打,战场比较有利。

5月,俄军在强渡北顿涅茨克河时损失惨重,第聂伯河比这条河要宽得多

5月,俄军在强渡北顿涅茨克河时损失惨重,第聂伯河比这条河要宽得多

对乌克兰来说,俄军兵力不足,重启攻势缓慢,给了乌军在战役准备上做文章的机会。而赫尔松对克里米亚的门户意义,以及对于克里米亚半岛淡水供应的作用,也强化了俄军必须应对乌军在赫尔松攻势的理由。但这也意味着,乌军要顶在俄军的主攻轴线上,与俄军打对攻。

在第聂伯河出海口右岸的狭小地域里,俄乌两军集结的兵力密度已经达到开战以来的最高峰,火力水平也将远超4-5月的北顿涅茨克河之战。两军都表现出进攻的意图,这就意味着本世纪以来,规模最大、烈度最高的一场战役即将揭开序幕。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