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渲染中国“核威胁” 俄:未超出任何国际义务范畴
军事

美渲染中国“核威胁” 俄:未超出任何国际义务范畴

2021年10月20日 07:24:24
来源:环球网

英国《金融时报》有关“中国测试高超音速导弹”的独家报道令西方震动。1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此事回应称,那是一次用于验证航天器可重复使用技术的试验。但来自华盛顿的“关切”还是蜂拥而至。美国白宫、国防部及国务院都有人出来发声,表达所谓的“担忧”。美国裁军大使还“捎带”上俄罗斯,称中俄的行动让美国别无选择,只能跟进。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则发出感叹:“美国以前从未遇到过同时威慑两个拥有这等核武能力的潜在对手的情况。”有分析称,美国方面大肆渲染中国的导弹和核武威胁,或有施压中国加入核军控谈判等意图,也有确保自己“绝对安全”、不被别国超越的自我思维作祟。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评论称,如果中国的成功是真的,美国所有对俄中发动先发制人核打击,然后在导弹防御系统掩护下躲避报复性打击的计划,都将是“乌托邦”设想。“中方坚决反对美方不断渲染‘中国威胁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9日表示,中国不会与任何国家进行核军备竞赛,任何国家只要无意威胁和损害中国的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都不会受到中国国防力量的威胁。

《金融时报》报道截图

中方回应美官员“关切”

当地时间18日,美国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在记者会上拒绝评论有关中国试射高超音速导弹的报道,称国防部长奥斯汀已经就此表态。不过她说:“我们已经明确表达我们对中国继续追求的军事能力的担忧。我们应对中国的方式一直是一致的:我们欢迎激烈竞争,但不希望竞争演变成冲突。这当然也是我们私下会传达的信息。”

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是在18日访问格鲁吉亚期间表态的。他称,华盛顿正在密切关注中国先进武器系统的发展,“中国是一个挑战,我们打算密切关注”。日本NHK电视台报道说,“奥斯汀不无戒备地表示,中国的研发活动‘只能加剧地区紧张’”。该媒体称,对于中国技术能力的提升,美国政府内部有越来越多的人感到担忧。

据“美国之音”19日报道,除了白宫和国防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也“重申对中国发展核武的严正关切”,并称截至9月底,中国今年已经发射至少250枚弹道导弹。在日内瓦,将于下周卸任的美国裁军大使罗伯特·伍德18日“对中国在高超音速方面的行为非常担心”。伍德认为,如何防御高超音速武器是一个难题,“我们目前还不知道要如何防御这种武器,中国不知道,俄罗斯也不知道”。

伍德声称,俄罗斯也拥有高超音速技术,美国原本想避免发展该领域的军事能力,但现在别无选择,只能跟进。随着美国开始研究高超音速技术的其他应用和防卫应用,军备竞赛将加速。

趁机炒作的还有一些政客。美国共和党众议员、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麦考尔宣称,中国的导弹武器让美国的安全处于危险之中,试射具有携带核弹能力的高超音速导弹是中国能力“令人不寒而栗的展示”,而美国开发的软件可能在其中作出贡献。“这应该唤醒拜登政府,彻底改革出口管制,并从根本上重新评估我们与中国的科技联结。”麦考尔称。

针对美方官员言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19日说,中国坚定奉行防御性国防政策,坚持自卫防御核战略,始终将核力量维持在国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美方鼓吹“中国威胁论”,不过是为自身扩充军力、谋求绝对安全优势寻找借口。

据俄罗斯塔斯社19日报道,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当天表示,对于报道中宣称的中方的行为,俄罗斯并不感到担忧。他对记者说,中国在发展自己的武装力量和武器系统,“未超出任何国际义务范畴”。

“美国几乎在所有领域绝对主导的时代已经结束”

美方针对中国的指责是虚伪的。法新社19日报道称,美国已在发展自己的高超音速武器。美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日前宣布成功试射一枚“高超音速吸气式武器概念”(HAWC)导弹,它使用大气中的氧气作为部分燃料。美国还在研发一种称作“快速响应武器”(ARRW)的高超音速滑翔器,但在4月的首次主要测试中失败。

据美国《星条旗报》18日报道,正在欧洲访问的美国战略司令部司令查尔斯·理查德表示,中国的核能力正以惊人的速度发展,似乎每个月都有关于中国的新消息,下个月再有相关报道出来,他也不会惊讶。理查德称,中国现在可以执行任何可能的核打击战略,“中国正在建设一支具有胁迫能力的军队”。

“美国以前从未遇到过同时威慑两个拥有这等核武能力的潜在对手的情况。”理查德说,拥有高超音速武器的俄罗斯也是问题,莫斯科“升级冲突以让局势降温”的核武政策必须得到认真对待,因为俄罗斯可能对北约无核成员国实施小规模核打击,“这是他们的学说……是一个恼人的威慑挑战”。

在观察人士看来,美国的反应有很多意图,比如军工产业争取更多资源和资金,施压中国加入核军控谈判等。美国军事网站“The Drive”称,为应对中国的高超音速武器,五角大楼可能会推动部署一个全新的天基预警和追踪系统,包括能在导弹的航程中段对其进行“冷层”追踪的系统。还有一件事是可能的:呼吁打造“更昂贵的”导弹防御能力的声音在国会将更多、更响,他们还会要求华盛顿尽一切可能将中国带到谈判桌旁,以期达成某种战略武器限制条约。

“美国反复炒作,主要原因是担心在某一方面被别国超越。”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吕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美国人眼中,只能是他们的武器最先进,甚至要一直对其他国家保持代际领先,这样他们才能安心。一旦别国接近或理论上有可能接近美国的武器发展水平,他们就会反复关切、谴责、谈判、调查。此外,国防系统是由完整的科研体系支撑的,美国也担心中国科研体系正逐渐接近甚至超越美国。

俄罗斯联邦新闻通讯社18日援引俄政治学家克林采维奇的话表示,今天,在高超音速领域无可争议的领先者是俄中美,美国排第三,它自己对此了解。“单极世界”和美国几乎在所有领域绝对主导的时代已经结束。

太平洋地区“火力全开”?

在美高官及将领谈论中俄战略武器威胁之际,中俄刚刚结束在日本海进行的联合军事演习。“美国之音”19日以“俄中军事合作升级,但海上军演背后仍有玄机”为题报道说,这场军演尤其突出反潜作战。许多俄罗斯军事观察人士认为,这次演习特别强调搜索假想敌的水下潜艇,同时封锁假想敌潜艇活动的相关水域,显示了很强的针对性。文章挑拨称:“有评论认为,中国借此有意把俄罗斯拖入与美国等国的军事对抗中。”

该媒体援引俄《莫斯科共青团员报》的报道说,演习中使用了柴电潜艇,说明两国海军的彼此信任在进一步加强。如果双方使用核潜艇,并同时从俄罗斯与中国的核潜艇上发射导弹,那将是两国海军真正意义上的战略结盟。但不管怎样,这次演习仍然显示了中俄海军互动合作水平的升级,以及双方都想在亚太地区展示拥有共同利益。

中俄的另一举动也引来西方关注。18日,日本防卫省幕僚部发布消息称,中俄海军10艘舰艇穿过津轻海峡向东驶向太平洋。日本防卫省表示,这是首次确认到中俄海军舰艇同时穿过津轻海峡。NHK称,津轻海峡被定为“国际海峡”,允许包括军舰在内的各国船只在该海峡航行。本次穿过津轻海峡的中俄军舰据说也参加了刚刚结束的联合军演,目前,日本防卫省正在分析此次航行的目的。

专家认为,很明显,中俄双方举行了联合海上战略巡航,并且是首次。“津轻海峡很窄,中俄舰艇编队数量比较多,这恰恰体现出中俄在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上具有高度的政治和军事互信。”中国军事专家宋忠平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中俄舰队“绕日本一周可能性大”。2019年,中俄曾首次进行联合空中战略巡航,2020年12月实施了第二次联合空中战略巡航。两次巡航都选日本海、东海方向。而中俄空中战略巡航是否会和海上联合战略巡航联动,值得关注。

俄“自由媒体”网18日刊文称,美英澳创建“AUKUS”加强地区实力,日本表示需要强大的舰队、战略武器和巡航导弹,新首相更是火上浇油,称未来可能对潜在敌人的导弹基地实施先发制人打击。“太平洋地区火力全开,不仅有政客的威胁和声明,还有真正的军力汇聚。”文章写道,有历史学家表示,如果俄领导人收到有关在不久的将来会发生大规模核打击或其他打击的信息,那么俄有权发动先发制人的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