嗅到浓浓“冷战味”!美英澳大搞AUKUS,多国批其“破坏地区稳定”
军事

嗅到浓浓“冷战味”!美英澳大搞AUKUS,多国批其“破坏地区稳定”

2021年10月14日 11:00:45
来源:环球网

【环球时报记者 徐伟 曹思琦 严雨竹 辛斌 刘玲玲 柳玉鹏】“美英澳三国成立三边安全伙伴关系(AUKUS)并计划开展核潜艇合作,将给本地区造成核扩散风险、诱发新一轮军备竞赛、损害地区和平稳定、破坏东南亚无核区建设、引致冷战思维回潮等多重危害,已引起国际社会特别是亚洲国家高度关注和警惕。”12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如是说。同一天,俄罗斯和马来西亚高官也表达了对AUKUS破坏地区和平稳定的担忧。约一个月前,AUKUS安全联盟甫一出现,国际社会就嗅到浓浓的“冷战味”。从中国到东南亚再到俄罗斯,都能感受到它是一股破坏性力量。就在中国等国发出警示和呼吁之际,创建所谓“四方安全对话”机制的四国又开始了在印度洋上的联合军演。专家认为,这对地区稳定而言同样是不祥信号。

当地时间2021年9月15日,美国首都华盛顿,拜登与莫里森以及约翰逊进行视频会议。三国领导人宣布,三国建立名为“AUKUS”的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图源:视觉中国

“亚洲国家应认清AUKUS与美国印太战略本质”

“王毅:亚洲国家应认清AUKUS与美国印太战略本质。”新加坡《联合早报》13日以此为题报道称,王毅12日以视频方式出席亚信第六次外长会议,“再就澳英美安全同盟(AUKUS)发声”。据中国外交部网站消息,王毅在会上表示,“我们应认清AUKUS和美‘印太战略’的本质,共同反对任何违背地区国家共同意愿、破坏地区和平稳定的图谋。”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13日报道王毅的讲话时,提到中国外长9月29日与马来西亚外长、文莱外交主管部长通话,当时也曾对AUKUS及美英澳三国计划开展核潜艇技术合作表达严重关切,指此举有可能给本地区带来五重危害,挑动本地区阵营对立。

在这次的亚信会议上,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发言称:“我们看到美国及北约有目的地企图加剧局势,毁坏现有的国家间协作机制。美国组建排他性的小范围机构及在冷战逻辑和遏制政策下创建的军事集团加剧了亚太地区的紧张局势。”俄《观点报》称,有关发言的背景是AUKUS的出现。

同一天,俄副外长里亚布科夫表示,他在与美副务卿纽兰会谈时表达了对AUKUS的担忧。此前他曾表示,澳大利亚获得美国核潜艇后,将对国际核不扩散机制构成重大挑战。

13日,在第17届独联体成员国安全机构和情报部门负责人会议开幕式上,俄安全会议秘书帕特鲁舍夫进一步表达了俄罗斯的看法:AUKUS正在冲击整个亚洲的安全架构,为破坏东盟和其他地区组织的威信创造先决条件,对核武器扩散控制领域构成威胁。

据马来西亚国家新闻社13日报道,马防长希沙姆丁12日在该国议会宣布,马来西亚维持对AUKUS的立场,即它对东南亚和平稳定构成潜在威胁。“正如总理所言,我国的立场是,AUKUS将唆使其他大国在本地区采取更具进取性行动,特别是在南海。这一立场在(我)与澳大利亚特使约翰·斯顿会谈后依然不变,同此前我与澳防长达顿通电话时一样。”

澳大利亚对印尼的“背叛”

马来西亚是最先对AUKUS做出反应的东盟国家之一。据路透社报道,希沙姆丁表示,希望东盟国家对AUKUS的回应达成一致,他定于下个月与其他成员国代表进行讨论。“我们的最终目标始终是确保地区稳定,”希沙姆丁说,“在东盟内部达成共识将帮助我们面对这两个大国(指中美)。”

除了马来西亚,印尼态度也很明确。9月底,印尼外交部亚太和非洲总干事贾伊拉尼在《雅加达邮报》撰文说,印尼是第一个提醒澳大利亚注意其对不扩散和该地区整体稳定承诺的国家。印尼《罗盘报》网站称,作为东盟最大国家,印尼在AUKUS引发动荡之际,应当仔细考虑自身定位,以免遭受协议带来的负面影响。

“印尼对AUKUS的谨慎反应:焦虑、没有准备以及不信任。”13日,印尼学者克里斯马撰文称,一些印尼战略人士认为这是中美战略相互作用的更大图景的一部分,其他人士则认为这是一种敌对的发展,可能会伤害印尼。大多数印尼人似乎认为,无论是现在还是未来,AUKUS对印尼和东南亚都是一股破坏稳定的力量。有政界人士呼吁外交部考虑采取“更强硬的外交手段”或反制性军事外交——甚至与中国举行联合军演,来表达抗议。文章写道,AUKUS被描绘成澳大利亚对印尼的“背叛”。

美国《外交学者》网站13日称,东南亚国家对AUKUS的反应是复杂、矛盾的。最大胆的支持AUKUS的回应来自菲律宾。其他国家采取观望态度。澳大利亚第一艘核潜艇至少要到本世纪30年代末才可能部署。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东盟各个国家利益有所不同,印尼、马来西亚非常反对军备竞赛,而且是南海重要国家,相对来说对AUKUS反应更大、更敏感。东盟国家奉行“无核区域”“中心地位”,澳大利亚的做法毫无疑问会打破地区平衡。马来西亚寻求问题妥善解决,不想刺激事态发展。如果东盟达成一致,某种程度上对澳大利亚会是个制约。

AUKUS与Quad合流?

在西方内部,AUKUS引发的争论也在持续。据加拿大“The Province”网站12日报道,法国总统马克龙希望与加总理特鲁多会面,听取后者对AUKUS的看法。文章称,AUKUS被法国视作盟友从背后向其捅刀,而特鲁多对加拿大遭排斥表现出不在乎态度,称其是为出售核潜艇。

法国《费加罗报》一篇题为“英美澳AUKUS军事同盟结成后,加拿大独自对抗中国”的文章称,加拿大被排除在外,甚至不知道有关交易,加拿大对其盟国而言已经不再有任何军事信誉。“随着世界的‘神经中枢’转移到太平洋,我们仍被‘冻结’在大西洋。”加拿大前外交官费里·凯尔克霍弗说。

俄“政治俄罗斯”网13日称,意大利政治分析家洛伦佐·维塔认为,虽然AUKUS主要目标是中国,但也将影响俄罗斯。不排除作为回应,俄罗斯开始与其合作伙伴分享核技术。长期以来,越南和阿尔及利亚等国一直被认为对俄罗斯在核武器领域的技术感兴趣。如果AUKUS成为俄东部边界的“小北约”,那么俄将不得不采取措施。

前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斯塔夫里迪斯近日在《日经亚洲》周刊上撰文称,AUKUS可能促使印度与日本跟进打造核潜艇部队。作为美澳印日“四方安全对话”(Quad)的成员,印日会考虑向美澳看齐,尽管印度面临资金与技术障碍,日本有(反核)文化与宪法牵绊。

12日,美日澳印展开2021年“马拉巴尔”年度军演的第二阶段演习。“美国之音”称,该军演越来越被人们视为“Quad”的联合军演。该媒体毫不讳言军演目的是针对中国。印度“新闻18”网站13日称,在回答有关英国将来有没有可能加入该军演的问题时,美国海军作战部长吉尔戴说,未来有扩大演习规模的可能,尽管任何决定都必须由4个成员国做出。

许利平认为,相关国家不断强化这种演习,向地区释放了不祥信号,“故意制造地区紧张局势,甚至可能掀起地区军备竞赛。这是可以预见的”。

土耳其安卡拉危机与政策研究中心网站13日刊文称,正在推进的“Quad”以及AUKUS等,都被视为遏制中国和振兴跨大西洋联盟的战略。而在亚洲民族主义影响下,该地区国家将如何应对盎格鲁-撒克逊联盟,将是下个阶段地缘政治冲突的重要指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