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算二战后美国“战争账” 专家:“嗜战”是美国的本能
军事

细算二战后美国“战争账” 专家:“嗜战”是美国的本能

2021年09月19日 10:05:14
来源:环球网

【环球网报道 记者 侯佳欣 徐璐明】“我不打算把这场永无止境的战争延续下去。”8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对这个已经疲惫不堪的国家说,最后一架C-17运输机已离开塔利班控制的喀布尔,结束了美国在阿富汗长达20年的军事灾难,他用这样一句简单的话为这场慌乱而血腥的撤军辩护。

阿富汗战争一打20年,没人能准确计算出,其间究竟多少人横尸遍野、多少人背井离乡。可怕的是,战争似乎是美国的常态。二战以来,几乎所有美国总统在任内都曾发动或介入过对外战争,战争理由包括“维护正义”、“制止侵略”、“人道主义干预”等等。

美国为何不断发动战争?这背后有哪些不为人知的原因?

无休无止的战争

资料图

“黩武”似乎已经成为美国基因的一部分。

自1776年7月4日宣布独立以来,在240多年的历史中,美国没有参与战争的时间不足20年。据不完全统计,从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2001年,世界上153个地区发生了248次武装冲突,其中美国发起的就有201场,约占81%。

美国在战争、奴役和屠杀中诞生、壮大并成为超级大国,其在国际舞台上的亮相以及影响力的提升,都与重大战争有关。

1776年建国以来,美国就开启了持续扩张。依靠金钱、讹诈、武力,美国从建国之初领土面积约80万平方公里扩张到现在的约937万平方公里。

二战后,美国一跃成为世界上的超级大国,更开始不遗余力在全球争夺和维护霸权。

从杜鲁门政府的遏制战略到尼克松政府的现实威慑战略,从小布什政府的“先发制人”战略到奥巴马政府的“巧实力”战略,从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政策到拜登政府的“更好重建”美国主张。这一切都指向了一个目的:确保美国霸权。

从后果来看,美国发动的对外战争,引发了各种各样的地区和国际危机。

战争直接导致了当事国的人道主义灾难,包括人员伤亡、设施破坏、生产停滞,尤其是造成大量无辜平民伤亡。战争带来一系列复杂的社会问题,包括难民潮、社会动荡、生态危机、心理创伤等。美国发动的战争还产生了外溢效应,给未涉事国家造成伤害。美国自身也成为其对外发动战争的牺牲品。

二战后的关键战争

资料图

简单的叙述似乎无法体会战争的所带来的灾难,本文尝试列举了一些关键信息,来回顾二战后美国制造的几场关键战争。

·朝鲜战争

自1950年6月起,美国纠集十几个国家组成所谓“联合国军”武装干涉朝鲜半岛南北双方之间爆发的内战。

这场战争导致300多万平民死亡,约300万人成为难民。

战争期间,美军在朝鲜北部地区和中国东北部分地区秘密实施细菌战,以飞机布撒大量带有鼠疫杆菌、霍乱弧菌、伤寒杆菌等病菌的昆虫、老鼠、兔子等媒介物,给中朝军民造成巨大伤害。

·越南战争

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发生的越南战争是二战后延续时间最长也最为残酷的一场战争。

据越南政府估计,约有110万名北越士兵和30万名南越士兵丧生,多达200万名平民在战争中死亡,其中有些是被美军以“打击越共”的名义有计划屠杀的。

美军在越投放约2000万加仑的落叶剂(橙剂),导致40万越南人死亡、200万越南人罹患癌症或其他疾病。美军还在越留下约35万吨可爆炸的炸弹和地雷,估计仍需300年才能完全清除。

1975年,越南西贡,美国派直升机协助美方人员撤离,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伊拉克战争

1991年,以美国为首的盟军出兵伊拉克,在对伊空袭中有2500至3500名平民死亡。

2003年,美国又以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发动了伊拉克战争,伊拉克人民陷入无尽的苦难,据估计有20万至25万平民死亡。此外,美军还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原则,制造了多起虐囚事件。

以美国为首的联军还在伊拉克大量使用贫铀弹、集束炸弹和白磷弹,而且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减少对平民的伤害。据联合国估计,如今伊拉克依然有约2500万枚地雷和其他爆炸遗留物需要清除。

·科索沃战争

1999年,以美为首的北约军队打着“避免人道主义灾难”旗号,公然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对南斯拉夫联盟共和国进行78天持续轰炸,造成8000多无辜平民伤亡,近100万人流离失所,200多万人失去生活来源。

北约军队大量摧毁南基础设施,甚至轰炸了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塞尔维亚经济学家估计,北约对南联盟进行轰炸造成的经济损失总额约为296亿美元。

轰炸造成大量桥梁、公路、铁路以及25000户家庭、176处文化古迹、69所学校、19家医院和20个保健中心受损,150万儿童无法上学。

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还动用了国际公约禁止的集束炸弹和贫铀弹,导致当地癌症和白血病发病率激增,严重破坏当地乃至全欧生态环境。

·阿富汗战争

2001年10月,美国出兵阿富汗,在打击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同时,也造成了大量平民伤亡。

在持续20年的军事行动中,美军给阿富汗造成了巨大的生命和财产损失。阿富汗累计有3万多名平民被美军杀死或因美军带来的战乱而死亡,另有6万多名平民受伤,约1100万人沦为难民。

长年战乱导致阿富汗经济凋敝,约72%的民众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失业率高达38%。

美军从阿富汗撤离期间,场面十分混乱。一架美军C-17运输机在喀布尔机场起飞后,有2个黑影从飞机上落下。

·叙利亚战争

叙利亚战争。2017年以来,美国以“阻止叙利亚政府使用化学武器”为由,对叙展开空中打击。

2016年至2019年,叙利亚有记载死于战乱的平民达33584人。其中,美国领导的联军轰炸直接致死3833人,有半数是妇女和儿童。美国公共电视网2018年11月9日报道,仅美军对拉卡市发动的所谓“史上最精确的空袭”,就导致1600名平民被炸死。

根据世界粮食计划署2020年4月的调查,大约三分之一的叙利亚人没有足够的食物,87%的人没有储蓄。根据世界医生组织的估算,叙利亚战乱开始以来,有约1.5万名医生(约占该国医生总量的一半)逃离出境,65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500万人作为难民外逃。

此外,美国还以支持代理人战争、煽动国内叛乱、暗杀、提供武器弹药、培训反政府武装等直接或间接方式频频对其他国家进行干涉,给相关国家社会安定和民众安全带来严重伤害。由于大量此类事件属美国政府暗中操弄,其造成的具体破坏后果难以统计。

“‘嗜战’是美国的一种本能”

资料图

在“9·11”袭击后,随着美国深陷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美国政府和情报机构的谎言与劣迹开始大白于天下,以及随之而来的虐囚、滥杀平民等黑幕曝光,对反恐战争必要性的反思以及美国正义形象的坍塌开始成为反思的主题。

如今,在美国迎来第20个“9·11”纪念日之际,美国刚从阿富汗完成撤军,塔利班就重新夺回阿富汗政权。这也让人们再次提出质疑:“美国为何不断发动战争?”“美国人付出的鲜血和金钱是否值得?”

中国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称,这与美国建立及成长中间形成的行为模式和安全观念有关。美国的安全观念可以用“安全源自国外”来形容。具体来说就是,美国的自身安全源于美国之外区域的“美国化”。如果美国之外的国家或地区“美国化”,那美国就安全;反之,美国就不安全。可以说,美国的安全是建立在美国之外国家不安全的基础上的。简言之,美国之外区域不安全,那美国就安全。

李海东说,这就是个“两难”。恰恰由于这种独特的安全观,使得美国在对外行为中,一直不断地进行渗透、干预、颠覆、战争。这种安全观的形成,也与美国在北美扩张以及在与欧洲国家交往中间所获得的经验和教训有关。在19世纪的北美对印第安人的战争中,美国占领了对方的土地、资源、且要求对方认可这样一种“抢劫”的“正当合法性”。如果对方不认可,美国要么通过某种方式使被转化而其认可,要么就选择将其消灭。

李海东称,不难看出,美国对待印第安人的方式,就跟现在美国对世界其他国家政治力量的处理方式非常相似。

谈及美国发动战争的动机,李海东称,资源、土地无疑是关键,这也是美国霸权的主要体现。一直以来,美国都在不懈地推行他国“美国化”,即让全世界都按照美国的意志行事。李海东强调,美国不是一个安于现状的国家,而是致力于改变的国家,这很危险。可以说,“嗜战”是美国的一种本能,它在世界范围内不断发动战争,而世界也会因此而不断处于动荡之中,这种影响是深远而持久的。

“世界警察”的丧钟已经敲响

资料图

多年来,美国一再输出动乱,受害的国家不仅是阿富汗,还有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等国。这个自诩为“道德标杆”的世界第一强国,是多国动荡、混乱、恐怖主义活动加剧的重要来源。

美国库恩基金会主席、2018年中国改革友谊奖章获得者罗伯特·劳伦斯·库恩称,“9·11”事件开启了可以被称为21世纪初美国最关注的主题——“反恐战争”。但“9·11”事件20年后,库恩称,“我们的假设是错误的。事情并没有如人们预想的那样展开。”

在库恩看来,美国军队不光彩地从阿富汗撤军,被广泛认为是“敲响了美国作为‘世界警察’地位下降的钟声”。随着中国的崛起、俄罗斯的日益活跃、印度不断参与国际事务、东盟国家的角色日渐变得重要,不仅大国竞争回来了,一些地区力量也得到加强,尤其是中东的伊朗、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

库恩说,如果像英国诗人约翰·邓恩所写的“没有人是一座孤岛”,那么,今天肯定没有一个国家能在孤立之中正常运转。人类面临重大问题中的任何一个问题,如气候变化、流行病、全球贫困及其带来的社会不平等、民族-国家和族群冲突、经济发展不平衡等,都不能由单个国家独自解决。世界已经变得脆弱,所有国家,特别是大国必须合作来照顾它。

“在当今世界,真正的冲突不应是不同政治制度或不同种族之间的对立,而是现代化、有竞争力、促发展的力量同无知却专注于剥削和压迫的力量之间的对立。”库恩如此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