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大规模演习转向“积极进攻” 准备介入未来地区冲突?
军事

日本大规模演习转向“积极进攻” 准备介入未来地区冲突?

2021年09月18日 06:45:12
来源:澎湃新闻

热点新闻: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日本陆上自卫队将从9月15日起至11月下旬为止,举行全国范围的“陆上自卫队演习”。这是日本28年以来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演习期间,日本海上自卫队、航空自卫队以及驻日美军的舰艇也将加入。

点评:日本是二战战败国,根据和平宪法规定,在防务力量建设和军事行动上都受到诸多限制。但是,随着近年来日本战略野心的不断膨胀,对周边事务的干涉和挑衅力度也开始加大。在美国的支持下,日本的军事化步伐进一步加快,不断突破和平宪法禁区,在敏感区域动作频繁。此次日本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就是以应对周边特别是西南诸岛方向可能面临安全形势变化为借口,检视和强化陆上自卫队作战能力,为介入地区潜在大规模冲突做准备,这势必会对亚太地区安全形势产生负面的影响。

演习中的陆上自卫队10式坦克。

演习中的陆上自卫队10式坦克

实现由“专守防卫”向“积极进攻”转变

冷战时期,日本军事演习主要都是在美日同盟框架下进行的,以与苏联的两极对抗为主。冷战结束后,日本军演的数量和规模都比冷战时期有所下降,大多以战区性为主,全国规模的很少。据了解,日本上次举行类似规模的演习还是在1993年,冷战结束后没几年,此后再没有举行过如此规模的演习,大多数都是与驻日美军配合的小规模演习。

此次日本一次性出动约10万人的陆上自卫队进行全国性演习,并演练陆上自卫队在航空自卫队和海上自卫队支援下的三大兵种协同作战。这种所有军种都参与的军事演习在日本是非常罕见的。而为了实施这次“超大规模”演习,日本动用了四岛几乎所有军事设施,包括九州训练场、富士演习场等在内,演习内容也非常全面,包括作战准备程序、部队出动时的粮食装载与配备、作战部队人员与装备运输、预备自卫官召集等。

除了参加演习人员超乎以往外,日本此次动用的武器装备也是几十年未有的。陆上自卫队将投入2万辆各种军车和120架军机,并还动用民间的卡车、渡轮、铁路,特别是“征用民间渡轮”环节,意义非常特殊。说明演习有一部分内容是在特殊想定下,需要在短时间内迅速增加人员和物资进入战场。此外,演习特别重视行动的准备阶段,如部队出动前的食物准备、队员与武器装备的运输、医疗、通信等,都将成为训练项目,这些都表明了此次大规模军演将着眼于大战战备能力,因为通常只有大规模战争才会强调后勤能力上的准备和后备人员及装备的及时增援和补给。如果是擦枪走火的短暂冲突,一般不会调遣后备人员。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大规模演习还注重新型力量和高科技武器的运用。例如,日本在演习中突出强调“登岛作战”理念,提出要在2021年让两栖部队全面形成战斗力。而就在演习开始前,日本陆上自卫队开始着手测试首款服役的自杀式攻击无人机,这些都展示了日本对未来战争的理解和攻击能力的渴望,无疑也让此次军演成为日本自卫队由“专守防卫”向“积极进攻”转变的一种检验。

演习中的陆上自卫队。

演习中的陆上自卫队。

做好介入大规模地区冲突准备

二战结束后,日本的防务战略重点经历了从北向南的逐渐调整。在冷战时期,日本的部署重点主要放在北面,防御来自苏联的强大军事压力。冷战结束之后,苏联的威胁不复存在,但周边邻国却以极快速度迅速崛起,频繁派出军舰、潜艇和战斗机赴西太平洋开展巡航演训,这让日本自卫队十分不适应,也成为其战略重点向南转移的主要考虑因素。

为此,日本开始加强在西南诸岛方向的军力建设与部署。2016年3月,日本在与那国岛上正式成立陆上自卫队基地,派驻了约160人的沿岸监视部队;同年,日本将陆上自卫队西部方面队的一个普遍科连队转成两栖部队,部署于西南岛屿,用于实施反登陆作战;2019年3月,日本在鹿儿岛县奄美大岛和冲绳县宫古岛新设了陆上自卫队驻地,部署了陆自警备部队以及地空、岸舰导弹部队,并从美国引进“海马斯”火箭炮发射系统,部署在九州地区,这些都大大增强了西南诸岛方向的军事实力。

除了加强军力部署外,日本自卫队还频频在西南诸岛举行各类军事演习(包括和美军之间的多国联演),以检验和提升作战能力。今年1月初,美日两栖部队还举行了名为“铁拳”联合军演,演练科目包括陆地和海上。此次大规模军事演习日本就是设想“西南诸岛”发生战事而举行的,旨在强化日本在“西南地区”的威慑与应对能力。

按照日本官方的说法,此次演习是为了应对可能发生的突发性事件,目标锁定在某一国家,模拟战争前后以及中间,日本军队将要如何进行快速地应对。但在具体对象上,日本没有公开明确对象。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称,此次演习是应对“可能面临的岛屿攻击”,但他对“岛屿”的指代并不明确,而是采取了一贯刻意使用的“模糊”策略。因为历史因素,日本跟中国台湾内分裂势力有着“暧昧”关系,认为自己有义务有能力协助防守,担心一旦台湾岛失守,必然会导致第二岛链出现问题,使得日本失去战略要冲之时。为此,日本政府在其年度防卫白皮书中,首次提及“台湾局势稳定的重要性”,并在年度区域安全评估中宣称,围绕台湾问题的“危机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演习前,日本防卫大臣岸信夫、防卫副大臣中山泰秀、外务副大臣佐藤正久等日本政界人士也多次在公开场合不断就台海问题说事。

外媒认为,由于此次演习规模罕见,主要科目包括战争准备的程序、战争时期的后勤保障、通讯设施的交流与建构、与各个部门甚至美军配合的协调度等实战程度很高的内容,这些都表明日本正在为介入潜在大规模地区冲突做准备,介入台海问题的意图愈发明显。

陆上自卫队装备的电子战车辆。

陆上自卫队装备的电子战车辆

不断提高与美防务协作水平

二战结束后的70多年里,日本的实力发生了巨大变化,早已不满足当前国际地位,一直试图在日美同盟的框架下,借助美国力量实现其战略目标,成为其所谓的“有影响力”大国。特别是在当前美国已经从阿富汗撤军,将战略重点从“反恐战争”向“大国竞争”转变的情况下,更是让日本似乎看到了机会。日本利用美国希望通过提升“美日澳印”四国合作机制,深化“印太战略”实施的机会,积极参与各种多边军事演习,并在演习中实践新型作战理念,以此来增强日美同盟的威慑力量和应对能力。

此次日本在大规模演习中,有意识地关注和配合美军所提出的“太平洋威慑”计划,通过改进兵力结构及部署态势,加强后勤和安全保障,来全面强化与美国在一体化联合打击能力。在演习开始前,日本外务副大臣佐藤正久在接受采访时说:“未来一两年,日本和美国的国防官员在评估共同的军事角色和能力时,有必要把台湾发生意外事件的情况纳入考量。”而前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长河野克俊则更为直接,称如果美国军队卷入台海危机,日本可能发挥的支持作用包括为美国军舰补充燃料、共同执行侦察任务、保卫美军基地以及协助从台湾撤离难民等。

在这次演习中,日本还演练了前期美军在关岛演习中使用的“远征前进基地作战”战法,即在太平洋地区发生军事冲突时,将小规模水陆两栖作战力量分散部署在相关岛屿,来形成一条为美海军提供作战支持的分布式战线。此次演习,虽然美国没有大规模地从本土派出军队参与其中,但是部署在日本的驻日美军都参加了这场演习。日本希望通过在演习中的各类互操作性训练,来提高夺取和保卫关键目标的能力。

与此同时,日本还不断加速提升在新领域的军事能力,推动新技术研发,以更好地适应与美国的防务协同能力。例如,当前日本已经完成了对其“准航母”“出云”号的改建,为其加装了起飞甲板,铺设了隔热涂层,可以搭载美国F-35B战机或为美国的舰载战斗机加油;而“出云”号的姊妹舰“加贺”号的改建也已经提上日程。未来一旦这些“准航母”与美国的F-35舰载机列装,必然会进一步提升两国联合作战能力。

此外,日本还大幅提高军费开支以支持其军事能力提升。日本防卫省已经宣布,将在2022年度寻求约500亿美元的国防预算,比2021年度国防预算高出2.6%。如果获得财务省和国会全额批准,这将是日本有史以来数额最高的国防预算,也标志着日本国防预算实现了连续10年的持续增长。

总之,在日本政府对历史没有正确认识和整体右倾化的背景下,其军事能力和野心的不断膨胀,这只会推动日本在军国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值得国际社会高度警惕和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