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承军:高度关注并警惕美国“应对中国危险委员会”
军事

杨承军:高度关注并警惕美国“应对中国危险委员会”

2021年04月20日 15:08:29
来源:凤凰网军事频道

杨承军:高度关注并警惕美国“应对中国危险委员会”

高度关注并警惕美国“应对中国危险委员会”

作者:杨承军教授,博导,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近日从资料中看到,美国在2019年3月25日成立了“应对中国危险委员会”。两年来,对于这个具有重要咨询地位和辅助决策的机构,国内外媒体报道极少,对其关注度也远远不够。对此应引起我们的高度关注和警惕,特别是对它的使命任务、人员组成和运作方式,决不可等闲视之。

“应对危险委员会”过去就有过

资料显示,在美国历史上,这种“应对危险委员会”成立过3次:

第一次是1950年,是为了防止共产主义国家继续增加,结果成功了。

第二次是1976年,是为了搞垮苏联,也达到了预期的目的。

第三次是2004年,声称是为了应对恐怖势力,可以说也基本成功了。

这次是第四次成立该机构,它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推翻中国政权,遏制中国崛起,以确保美国的世界霸权地位。

“应对中国危险委员会”的组成

该委员会的成员组成,都是重量级人物和极端保守派、对华强硬派,包括前中央情报局局长伍尔西、前教育部长贝内特、前众议院议长金里奇、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对华援助协会主席傅希秋等。这次的委员会有40多名前政府官员、国会议员、智库成员组成。

1981年上台的里根政府,曾经起用过33 名该委员会的成员,并分别让他们担任了国务卿、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驻联合国大使、助理国防部长、中情局局长、海军部长等要职;而里根本人在1979年也加入了这个委员会,并在1991年策划成功了对苏联的解体。

“应对中国危险委员会”的使命

这是一个专门研究中国、对付中国的机构。其性质是研究关注、提供咨询并辅助决策。

这个委员会代表着美国当局的基本立场,在政府不便时由他们出面发声。其中班农还曾被美国《时代》周刊形容为特朗普胜选的“伟大操控者”。

拜登上台后,美国政府及社会对华强硬派,更加明确地把中国视为“美国建国以来最严重的生存威胁”,断言美国正与中国进入“生死存亡的斗争”。他们强调:“无论在经济上、军事上、政治上、文化上、宗教上,还是战略上,中国都是美国的对立面,双方的矛盾不可调和,而且只会越来越激烈”。更是无中生有的谈到,“在过去几十年,中国已经在经贸、文化、科技等领域向美国发起进攻;现在美国必须警醒和全面反抗,必须采取更强有力的防务、经济和政治措施应对中国的威胁”。

该委员会策划了中国香港的所谓“民主运动”,还竭力把南海、台湾、西藏、新疆的水搅浑,目的就是要把中国搞得不得安宁和四分五裂。对此,美国国防部中国事务顾问白邦瑞说得很直白:“针对中国推动颜色革命,将中国拉入混乱,是美国政府坚定不移的国策!”

可见,为了达成遏制中国崛起的目标,美国政府的行动准则就是:全面打压,无孔不入,不择手段。他们已从国家层面,对中国进行全方位、全领域、以举国之力的战略对抗。

高度警惕“应对中国当前危险委员会”

这个委员会表面上是民间右翼团体,但得到了美国当局及情报机构在信赖度、经费、设备和人力等多方面的支持。当前,我们应从五个方面关注并回击。

一是在理念上,深刻认清中美斗争的本质,是社会性质、追求目标和历史文化的根本不同,而绝不仅仅是“贸易摩擦”问题。

二是在历史上,深刻认识相关历史教训:前苏联听信了美国说的:“你把军备削减了,我就给你经济支援”,结果导致了国家解体;也听信了美国的私有化主张,把国企进行了拆分,结果卢布被美国做空,俄罗斯瞬间被洗劫28万亿美元。

三是在力量上,深刻认识美国的反中绝不是个别人的想法,如其国会在表决制裁中国企业时,两个政党及各界,都是全票一致通过;对其民意中反对中国的呼声也不可轻视,当然这是美国当局多年的片面宣传所致。

四是在策略上,组织专家智囊机构,或委托某个智库,专门关注和研究该委员会的动向,随时为国家提供对策咨询;对其与中国和世界为敌的做法,及时进行揭露和批判,必要时通过联合国进行仲裁。

五是在斗争形式上,我们的原则从来都是鲜明的:要谈,中国的大门敞开着,但是对方要有诚意;要打,我们一定奉陪打底,并有决心、有信心、也有能力将其彻底打败、打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