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福航母爆发疫情缺席西太 美军侦查力量变得极其活跃
军事

罗斯福航母爆发疫情缺席西太 美军侦查力量变得极其活跃

2020年04月06日 09:13:00
来源:观察者网

随着“罗斯福”号航母上爆发了疫情,美军在西太平洋水域如何保持持续的军事存在也就成了一个难题。与半个月前美国海军在这一水域的“耀武扬威”构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3月上旬,西太平洋上的美军还是兵强马壮,在越南停留进行访问后的“罗斯福”号航母打击大队与“美国”号两栖攻击舰为首的两栖戒备大队在组成联合编队后,于3月15日至18日期间,在菲律宾以西的中国南海水域进行了规模不小的联合训练。参演的舰船包括1艘航空母舰、1艘两栖攻击舰、1艘导弹巡洋舰、1艘船坞登陆舰、1艘船坞输送舰和5艘导弹驱逐舰,同时还有随舰搭载的舰载机以及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1远征部队。演练内容包括舰载机飞行操作、防空作战、海上支援任务以及其他想定场景的演习。

3月16日的南海,中美两军都出动了规模不小的作战力量

面对在南海方向上美国海军如此大规模的作战活动,作为东道主的解放军也自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因此在演习的第二天,解放军南部战区出动各型战机,针对南海演习的美国海军航母打击大队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任务。其中一支以歼-11战机和空警500预警机为主的机群还在台湾西南地区引发了台湾地区军队的“高度紧张”。

双方的海空力量在这段时间在南海你来我往,美军在3月18日在向南海派出EP-3E电子侦察机的同时 ,还在当天派出了2架B-52H战略轰炸机,在2架KC-135空中加油机的伴随支援下进入南中国海,与美国海军的舰队进行联合训练。一时之间,南海方向上虽然不是剑拔弩张,也可以算是热闹非凡。

歼-11护卫的空警500很可能就是夜间空军行动的空中指挥所在

在“罗斯福”号爆发疫情并前往关岛后,尽管美国海军处于保持该舰战备状态的考虑,在让舰员上岸隔离的同时,并未让航母上的舰载机联队转移到岸上的海军航空站,但即使考虑到全面的检测隔离和对航母的消毒需要的时间,便不难预知“罗斯福”号未来将缺席的时间。

“美国”号两栖攻击舰虽然具备比一般两栖攻击舰更强的舰载机携带和运作能力,且其搭载的F-35B垂直起降战机也具备很强的作战能力,但一来该舰搭载的F-35B数量有限,无法完成高强度的作战任务,二来该舰缺乏诸如反潜机、预警机、电子战机和空中加油机等配套机种,需要驻日美军基地的其他力量对其给予配合和保护,也因此限制了其战斗力和作战范围。

作为对美军战斗力“不自信”的一种弥补,美军的侦察力量在最近一段时间的活动就变得极其活跃。仅根据关注军用飞机动态的Aircraft Spots统计,在3月23日“罗斯福”号航母上确诊新冠病毒病例至今不到两周的时间里,美军对中国沿海尤其是南海方向有据可查的侦察飞行就有6次,包括在3月25日、3月26日、3月27日分别派出EP-3E电子侦察机前往中国南海北部方向进行侦察飞行;3月31日派出EP-3E电子侦察机对中国东海和黄海水域进行侦察,派出P-3C反潜巡逻机对中国南海北部方向进行侦察;3月27日派出RC-135U电子侦察机对南海南海北部方向进行侦察。

与此同时,美国空军还在3月27日从关岛派出2架B-52H战略轰炸机,接近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进行试探性的飞行训练,并在4月1日和4月2日从位于印度洋的迪戈加西亚基地向太平洋方向转移了3架B-52H轰炸机,以增强这一方向的后备力量……整个3月份,仅有据可查的美军在中国周边的侦察就多达12次。相比之下,美军在整个2月份只在中国沿海进行了4架次的侦察飞行,而多数在亚太地区的侦察工作都针对朝鲜。

美军频繁的侦察行动,对掌握这一地区更多的情况有相当重要的价值

更加积极活跃的侦察行动,无疑反映出美国军队对于当下西太平洋局势的担忧与警惕,而在驻扎当地的核心机动力量失能之后,这样的侦察就显得别有意味。频繁的侦察能够使美军更加详细地掌握假想敌的动向和变化,提高推断解放军部署和行动的准确性,从而能够及早为美军的后续行动提供情报预警和参考。另一方面,解放军为了隐藏自身的意图,也必然会分散一部分力量对美军的侦察做出应对,从而在另一个层面受到了牵制。

从技术操作上,虽然电子侦察机内空间狭小且人员众多,但相比航空母舰那样数千人持续几个月待在密闭空间里还是安全得多。由于美军对于海外作战部署行动已经暂时叫停,在这样的情况下组织更多的侦察机进行更高密度的侦察,无疑是比较安全、成本不高同时又能够较好应对当前西太平洋情况的选择。

但不管如何侦察,美军目前意外出现的“航母空窗”依然是客观存在的,即使如何紧锣密鼓地准备,这持续数周的太平洋上美军力量“真空”毫无疑问会让这一地区的其他国家获得一个相当可观的机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