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枪支和枪支问题双双失控了
军事

美国的枪支和枪支问题双双失控了

2019年12月30日 00:28:48
来源:环球网

美国2019年成为单起致死4人以上的大规模杀戮事件爆发最多的一年。这一年这样的案件共发生41起,造成211人死亡,全年与枪支有关的案件(自杀者除外)共造成1.48万人失去生命。无论这算人权问题,还是可以归为治安问题,如此大规模的枪械杀戮发生在“法治的美国”,都让人触目惊心。

民间拥枪是美国宪法规定的权利,美国民间共有多少枪支,官方没有统计,但一般估计它们是以亿计的。这些枪支处在什么人的手里,每个时刻是否有人准备把某个枪械当成杀人凶器使用,没有得到有效跟踪和监督。由于美国社会中存在各种各样的犯罪动机,因此从犯罪分子使用枪支杀人的角度看,美国每时每刻都处在危机四伏的状态。

百姓拥枪是美国建国早期流传下来的传统,站在高度现代的社会里,民间拥枪所制造的问题早已超过了这一传统带来的好处。犯罪是21世纪很多社会越来越突出的现代病之一,而枪支的大规模散落让犯罪释放出更大的杀戮能量。

美国社会已经看到了民间拥枪所带来的严重问题,但是枪支的大量存在成为了巨大惯性,很多利益集团从中得到好处,而且确实有部分民众从拥枪中获得了安全感。要改变延续了两百多年的这个习惯需要巨大的政治勇气和利益格局的重新安排。这在美国的政治体制下意味着巨大挑战和不确定性。

事实证明,美国的体制无法疏解围绕枪支问题各种政治、经济、治安、民众心理等无数线索所形成的盘根错节。它既管理不了这么多散落在民间枪支的安全储存和使用,也构建不了禁枪或者严格限枪的新国家体制,它甚至无法形成围绕枪支问题的压倒性多数意见。

美国在政治上实际对枪支问题采取的是放任的态度。这个问题在自然地膨胀,像洪水一样随机移动。是否有人在某个时间里用枪支发泄私怨,报复社会,对美国来说是个概率、凭运气的事。个人是否会在生活中遭厄运倒霉撞上枪击案,也是个概率和凭运气的事。美国在政治上对枪支问题可谓高度不作为。对枪击案充满恐惧的那些人,包括那些在枪击案中失去了亲人的人,总体上是很无奈的。他们没有办法要求国家解决枪支的问题,大家都必须接受美国社会存在下一起枪击案可能随时都会发生的风险。

这就是美国。美国就是仗着它是西方最强大的国家,有着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软实力和话语权,从而得以制造出这样一种意识形态:枪击案,哪怕是拉斯维加斯2017年10月1日一次就打死59名平民的枪击案,都是民主国家正常的代价,它不应被看成是国家治理的严重问题。这明明是美国的一个巨大疮疤,是美国治理所造成的一种罪恶,但美国在政治和舆论上成功地把它展示成了美国的一个特色,顶多是它的一个怪癖。

一年光是大型杀戮就死200多人,另外还有一万多人死于各种枪击,这当然可以也应该被界定为严重的人权问题。在全世界最为现代的社会里,人们的生命安全却受到不受监管的枪支的威胁,有比这更严重的人权漏洞吗?美国一天到晚在全世界充当人权警察,偏偏对其内部这么明显的人权缺失视而不见,整个社会对国家的这一不作为也束手无策,而且民众的意见被利益集团们搞得四分五裂,不能不说现代元素和野蛮的东西在美国以一种奇怪的方式编织在了一起,人们不得不被迫习惯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