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提不出一个战胜中国的理论 怎么给海军批钱?
军事

美国会:提不出一个战胜中国的理论 怎么给海军批钱?

2020年06月27日 10:23:53
来源:观察者网

美国《海军学院新闻网》报道,2020年6月4日,在国会辩论中,海军专家委员会向国会汇报目前美国海军和国防部缺乏明确的在未来战争中取胜的理论依据,未来美国海军建设已经陷入迷茫状态,由此可能影响国会的相关决策。

据报道,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海权与力量投送分委员会报告称,在之前的国会辩论中,国会和五角大楼就未来海军需要的355艘战舰的评估已经达成了一致。然而,关于新的舰队构成的问题却一直悬而未决。

该委员会称,迄今为止海军从未发表过基于2018年国防战略的海军战略,也没有发表过目前海军的新行动理论“分布式海上行动”(DMO)的公开版本。

500

疫情爆发前,美国海军“罗斯福”号航母和“美国”号两栖攻击舰耀武扬威前往西太

“这是国防战略委员会任务的一部分,但我们的工作十分困难,因为目前没有可执行的概念……这是个无米之炊,”前海军行动主管各类·洛夫海德上将对委员会说。

而且,即使是圈内人士也并不清楚目前的战略研究进展到什么程度,在新的大国竞争之中,海军究竟要扮演什么地位,至今仍是一个重大学术问题。海军分析师,哈德森学院资深研究员布莱恩·克拉克表示,他参加了2017年海军舰队建设方案制定。

“我们目前尚无明确清晰的致胜理论,”克拉克在听证会上表示。

这项工作目前正在五角大楼内部进行,国防部长办公室正在制定新的联合作战概念和将拟定分布式海上行动与其他军事计划融合的方案。

“这些概念将会向好的方向发展,试图寻找一种新的作战方式,而不是基于消耗战,而消耗战是我们在冷战结束后大部分时候所采取的方案。”克拉克说。

五角大楼现在的注意力主要集中在机动作战方面,“我们的计划是用我们的兵力来给敌人制造困境,阻止他们取得比我们更大的成功,阻止他们投送比我们更强大的力量,并夺取那些我们选中的关键地点。所以,所以这种以决策为核心的作战将需要我们建立一个新的舰队,这个新的舰队构型必须反映出一些新的特性,一些与我们之前的舰队不同的特性”他说。

在大规模攻击面前,这意味着舰队不再以航母和两栖攻击舰为核心组织密集的编队,而是编组更小规模的舰队,使对手更难以跟踪和打击,例如中国和伊朗。(译者注:???俄罗斯呢?伊朗???……好吧,反正俄罗斯也好,伊朗也罢无非是隔添头,大家都知道你们想说的对手是谁)

例如,中国的东风-21D和东风-26导弹的设计目标是在数百英里的距离上对美国海军的主力舰实施威慑。

“我们必须防御这些东西,比如东风-21、东风-26,以及数量庞大的其他中国导弹,它们能够对我们包括关岛在内的基地和这个范围内的水面舰艇进行打击。“美国海军采购与维护副部长阿兰·沙弗尔说。

这个设想进程也包括了建造较小的战舰,例如武装良好的护卫舰,而不是让阿利伯克级驱逐舰执行各种任务,例如新型的轻型护卫舰,克拉克拟定并提交国会的的2045年舰队计划中已经包括了这些。

“之前海军曾经承诺在2019年给出新的海军舰队兵力构成评估,但实际上现在是2020年了,我们还是没有收到未来海军兵力构成评估。另外,新的未来30年造舰计划也没有,按照法律规定它应该已经出来了。”海权委员会主席乔·科特尼在听证会上如此指责。

500

美国海军试验中的“幽灵舰队霸王”可选无人艇……

目前海军内部的分析提出的兵力要求被五角大楼认为过于昂贵。国防部长埃斯珀已经将新的海军研究评估工作交给了包括海军和五角大楼成本估算与项目评估委员会的智库一起进行。现在国会要求海军提交2021年预算,并要求给出更长远的未来计划。

“所以,我现在希望和海军重新进行讨论。”埃斯珀本周一向国会如此汇报,“关于舰艇和作战,我需要确保不犯错误,我希望我提交的计划有充分的依据和让我感到充分的信心,并且也能让参联会主席马克·米利有足够信心。”

目前美国海军中一些高级官员正在推动大幅度扩大无人舰艇的比例,同时他们还希望开发“可以有人”的无人舰艇。

在2020年预算中,海军初期主要提出了27亿美元购买未经测试的无人水面舰原型。但他们并未对公众和国会提交任何关于无人水面舰的需求方案,所以国会要求对这一问题尽快做出回答。

不过洛夫海德认为,在提出确切的无人水面舰使用概念前,海军应该开始这种舰艇的初始生产。

他表示,此前海军在发展和测试X-47B无人机上已经犯了错误。

500

美国海军2012年就测试了X-47B,但最后却放弃了它另辟蹊径让波音研制“黄貂鱼”

“我们在2012年就进行了无人机上舰的测试,是的,2012年,之后在没有进行。这中间的8年,在我看来这件事是中断的,在这期间没有对这个新技术的发展表现出任何积极的行动,”他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建造一部分无人舰艇,以便通过部署和使用这些可能尚未满足部署标准的舰艇,我们可以获得更多的经验教训。”

除了这些特定平台,洛夫海德还表示,美国海军不能按照传统把海上行动当做自己一家的事情,尤其是在面对像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这样的对手的时候。

“我认为现在毋庸讳言,其他军兵种也要参加海上行动……我们需要形成合力,我们要依赖更多的联合作战的能力,如果我们真的要考虑海上控制问题,因为毋庸置疑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如果你看过他们的著作——他们已经完成转型。”他说:“我们必须理解,我们需要整合海上能力,否则我们就会落后于对手。”

(《海军学院新闻网》新闻内容编译完)

美国海军近年来对于掌握制海权日益缺乏信心,随着中国远程精确打击体系和反舰弹道导弹及为这些导弹提供目标跟踪、识别、分析的卫星、电子探测系统,以及信息分析、传递、指挥控制系统日益成熟,整个作战效率日益提高,美国海军在西太平洋区域部署的风险越来越大。

更重要的是,中国不仅仅拥有以反舰弹道导弹为代表的“撒手锏”,其常规海军兵力也在迅速发展,尤其是水面舰艇力量方面,近年来中国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海军对于未来30年的规划是非常头痛的,因为他们无法确定未来30年中国海军会发展成什么样子。而另一方面他们也无法确保他们提出的方案可以在风险较低的情况下确保美国拥有未来的优势。

举例而言,如果美军现在投入巨资发展防反舰弹道导弹和高超声速的技术——那么30年后,中国海军拥有了6艘航空母舰,并且以第四代舰载机和远程空射反舰导弹为主的舰队你怎么对抗?

如果中国在未来10年完成性能超越“弗吉尼亚”的新一代核潜艇,美国海军现有的潜艇优势也会失去,那么如果现在制定的计划是大造核潜艇,那么到时候是不是就会尴尬?

总之美军现在提出任何计划,脑子里都想起过去20年他们的DDG-1000和LCS这两个失败到姥姥家的案例。然而越是想避免重蹈覆辙,越是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

500

500

这俩项目实在是坑死美国海军了……他们至今还在这个阴影里走不出来

在这这种情况下实际上美国海军正处在一个十分迷茫的阶段,因为未来海战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不确定。

目前中国海军还处于针对美国海军软肋快速发展的时期,所以我们没有这方面的困扰。

那么美国海军如何才能确保优势,避免中国下一个30年的发展计划又正好戳到他们的软肋呢???尤其考虑到在双方技术差距逐步缩小,经济和造船工业实力上,中国后来居上的前提下?

这可真是一个大难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