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日军封锁 开国上将用何战术反将敌人活活困死
军事

面对日军封锁 开国上将用何战术反将敌人活活困死

2020年05月21日 08:04:56
来源:战争史

原创不易,请随手关注!

作者:毅品文团队一恒独步,无授权禁转!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进入1942年后,活跃在苏北地区的新四军遭遇到了极大的困难。在严峻的形势面前,时任新四军第10旅旅长刘震,坚决响应新成立的新四军军部提出的“主力部队地方化,地方兵团群众化”的号召。

[开国上将刘震]

把第10旅由以前完整的旅、团和营连建制缩小,建制缩小了,自然造成了不少军事主官必须离开原来的部队,到地方担任县大队大队长,以及组建其他抗日武装的负责人。

如何让这些军事主官离开他们熟悉的部队,到地方担任职务,有一些要离开的同志是想不通的。在他们心里,只要是在老部队,哪怕是降级使用也无所谓,电视剧“亮剑”里李云龙由新一团团长降级为营长,他什么意见也没有,甚至当被服厂的厂长,他也是毫无怨言的去上任。因为那是部队,自打当兵的那一天他们就把自己和部队融合在一起了,根本没想过哪一天会离开。

针对这些干部对部队流露出的这些真情,刘震感同身受,但是在当前严峻的形势面前,必须把这个观念暂时放一放,必须坚决服从指挥。

为此,刘震发挥出他曾经担任过政委的专长,利用各种会议,包括个别谈心,向即将奔赴地方的同志们交心,主力部队地方化是暂时的,你们到了地方不仅要发挥你们过硬的军事素质,还要和地方的同志搞好关系,同人民建立深厚的鱼水深情,扩大抗日队伍,决不能消沉了抗日的意志,并相信你们绝不会辜负希望和重托的。

刘震推心置腹的谈话,让这些久经沙场的战将们打消了疑虑,渐渐的明白了,让他们去地方工作,为的是缓解部队供应紧张,以及第10旅所处的敌伪顽四面封锁的险恶环境,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才能度过眼前的困境。

这些军事主官们从刘震的话语里,更加坚定了信念,都以愉快轻松的心情奔赴新的战斗岗位。

驻扎在淮海区区域的日军,从各方汇聚的情报里得知新四军第10旅,已经把人员分散出去,不像以前那样强大,以为是消灭第10旅的机会来了。

[向敌后开进的新四军]

日军出动了第35师团的两个联队、伪军第33师以及相邻县域的伪保安团,约2万人的部队,分成四路,向淮海区根据地进行扫荡。

由于第10旅都进行了缩编,在日伪军大规模的扫荡中,刘震为了避免部队的伤亡,采取了避敌锋芒,绝不在正面和日伪军交战的战法,率领第10旅的部分官兵和日伪军周旋,并适时从日伪军的包围圈内转移了出去。

狡猾的日伪军见对淮海区的扫荡未能取得应有的效果,又玩起了步步为营的战术,每向前推进一段距离就建立一个碉堡,设立一个据点。

同时,日伪军还采取强化治安的办法,把淮海区划分为独立的4个区域,分别设立专人清剿,意图把新四军消灭在这4个区域里。日伪军在这种战术指导下,很短的时间里修建了140多个碉堡和据点,以及联成一片的公路网,妄想一个碉堡或者据点受到攻击,相连的碉堡马上进行支援,目的就是让新四军在淮海区无法立足。

刘震面对日伪军对淮海根据地实行的囚笼政策,感到被动地转移和运动虽然能够保存实力,但是,一味采取这种近乎于消极的战法,不仅造成根据地面积日益缩小,更会使根据地的老百姓对抗日能不能胜利产生悲观失望的情绪。

他决定借力打力,既然日军暂时处于强势状态,我们就利用日军的强势,来做好第10旅的文章。

针对客观上日军把淮海区分割成4个独立的区域,每个区域既相互独立,又相互依托的状态。刘震从第10旅中抽调精兵强将下到4各区域里,陆续组成4个支队,要求他们在各自的区域里坚持抗日斗争。

刘震亲自带领一个加强连,今天到一支队同一支队指战员们打击麻痹状态的日伪军,明天又转战到另一个支队,灵活机动地指挥这一支队同日伪军战斗,让日伪军头疼不已。

刘震率领的加强连,以及4个支队的指战员,在淮海区纵横驰骋,同日伪军进行着激烈而又残酷的战斗,让日伪军几乎每天都陷于疲于奔命的状态,无法抓住第10旅的指挥机关。

在第10旅各部不间断的骚扰之下,日伪军对处于边缘地区的据点和碉堡发来的警报,从刚刚开始的立即调兵赶去增援,到渐渐的派上一些人手,直到产生新四军那是虚张声势,根本不敢攻打据点的麻痹意识。

[进入伏击阵地的新四军]

日伪军的这种行为,让刘震有了要攻打处于边远日伪军据点有了底气和信心,因为其他地区的日伪军就是接到新四军再来进攻的报警信号,也不会派兵过来增援了。

敌人的麻痹就是胜利的保证。刘震当即下令,对处于孤立状态,又位于偏远地区的据点进行进攻。战斗打响后,这些据点和碉堡的日伪军马上把消息向日伪军的指挥机关汇报,说有大部新四军来进攻。谁知,都不以为然,认为那是谎报军情。

第10 旅指战员知道长期的骚扰起到了作用,集中全部的火力,对这些位于孤立状态的日伪军据点进行猛攻。

驻守在这些据点的日伪军在第10旅的优势火力和优势人马面前,坚持不了多久就被攻克。当其他地方的日伪军明白过来,新四军是真的进攻,再派兵来增援,新四军已经把驻守这些据点的日伪军消灭光,一把火烧了这些卡在根据地的楔子,等他们赶来了只剩下灰烬。

取得攻破位于边远地带日伪军据点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第10旅指战员的斗志。刘震举一反三,既然能攻破边远地区的日伪军碉堡,同样也可以如法炮制对付处于中心位置的日伪军碉堡。

他有时集中部队对这些碉堡突袭,有时故意集中部队进行强攻,等日军赶来增援,在半道上设伏,打击日伪军。

日伪军在第10旅的运动战,更多的是多种形式的游击战的沉重打击下,逐渐的毫无斗志,只能据守在据点里,任凭新四军进攻其他的碉堡,也不敢贸然增援,担心一旦走出据点,能不能够活着回来。

看到日伪军如此狼狈,刘震再次以淮海区根据地的名义,动员老百姓对日伪军修建的桥梁和道路展开破袭,让日军历经数月建立起来的交通网变成了坑坑洼洼,残缺不全的怪物。

由于完全切断了日伪军依靠公路进行联系,使日军一个又一个碉堡和据点变成了孤立的存在,只要第10旅愿意,要怎么打,什么时候打都行。

失去给养的日伪军饥饿难耐,想走出据点到临近村里抢粮,谁知走出据点没一会,就被早已埋伏好的新四军打了回去。

遇到日伪军较多的情况,第10旅在刘震的指挥下,首先把村子里的水井封死,把粮食全部藏起来,让日伪军虽然进到了村子,却喝不到一口水,抢不到一粒粮。

自以为用最高明的战法,来困死、饿死,以致最终消灭新四军,到最后,反而把设计这个战法的日伪军困死、饿死在自己营造的牢笼里。有什么意见,欢迎在下方留言讨论!(请支持毅品文团队的各种原创文章及实体书,独立专业有种有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