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前哨站|美军攻击舰救火指挥混乱 最后靠编队司令接手
军事

军情前哨站|美军攻击舰救火指挥混乱 最后靠编队司令接手

2021年10月25日 09:27:19
来源:凤凰网军事频道

废弛、混乱、官僚:美军战舰“好人理查德”火灾调查报告

废弛、混乱、官僚:美军战舰“好人理查德”火灾调查报告

文|凤凰网军事特约专家 默虹

10月20日,美国海军发布了两栖攻击舰“好人理查德”号火灾事故调查报告,400多页图文并茂,暴露出美国海军的大量问题。

2020年7月12日,一场大火把两栖攻击舰“好人理查德”号烧了4天,最后因修复代价过高而被迫报废,损失超过20亿美元。目前海军断定火灾是一名水兵故意纵火而引发,但有关部门在消防和管理方面的一连串问题,才是导致火灾一发不可收拾,全舰报废的结果。具体问题有四点:

1.设备不佳:整个19个月的在港维修升级期间,全舰设备和系统状态不利于消防安全,大量的热量/烟雾报警系统关闭,舰内通话系统关闭,消防系统离线,内部杂物和可燃物质堆积。例如,火灾当天上午,全舰87%的消防站被设置在“非活动”的维护状态;

军情前哨站|美军攻击舰救火指挥混乱 最后靠编队司令接手

2.训练不足:在港维护升级期间的舰员的训练和战备不足。多次消防演习成绩不达标,参训人数不足,缺乏在港维修状态下的基本消防知识,不熟悉如何动员和协调地方上的消防力量。例如,截止事发前,舰员已经连续14天灭火器使用训练时长不达标;

3.基地不重视:“好人理查德”从事的是一次长达2年耗资2亿多美元的大修升级,为接纳F-35战机作准备。船厂改造阶段完成后,返回基地的后续改造阶段,基地岸上单位的协调与支持工作没有达到预期。所在的西南地区维护中心SWRMC的安全消防要求不达标,未能向上级传达在港战舰的火灾风险,未能识别一些风险点。圣迭戈基地NBSD在组织地方消防员熟悉海军战舰方面工作不到位,未能验证地方消防队应对战舰火灾的培训结果,也未能有效练习双方的应急行动员;

被问责的将军们

被问责的将军们

4.领导责任:各级领导都没有有效监督下属在火灾中的风险。一个根源是对各级组织在监督执行中的作用和责任的书面规定缺乏明确界定。下一步将追究领导责任,包括退休的:根据调查报告,已经识别出多个司令部36名军官,包括5名将军将要承担责任。

悲催的第一天

2020年7月12日,涉嫌纵火的见习水兵Ryan Sawyer Mays选择的日子不能更巧:当时在港继续维修升级状态的“好人理查德”特别脆弱,大部分系统处于维护关闭状态;脚手架、装修材料、承包商的设备、易燃材料遍布各处;关键是87%的消防系统处于离线状态;又是周日早上,值班舰员只有编制的1/10,且舰上最高值班军官还是第一次上岗,还有点小紧张。

堆满了杂物的最初起火点平面图

堆满了杂物的最初起火点平面图

火灾源自V区的一个陆战队的车辆设备甲板,堆满了十多个货盘,包括胶合板、线轴、木材、二氧化碳气瓶、水推车、椅子、弹药车、3辆燃料车、叉车、载人升降机、拖拉机。里面找到了小兵纵火的证据和目击证人。

最初纵火区域示意图

最初纵火区域示意图

大约上午08:00,一名女水兵去自动售货机买零食,发现下面车辆甲板有白烟,但她没有报告,她事后解释说“没有闻到烟味啊”。

08:10,另一名水手跟一个哨兵唠嗑,提到V区有白烟,哨兵这才跑步到尾甲板向一名军官报告。

08:15,工程部值班人员遇到一名承包商工人报告说食堂附近有烟,机电军官EDO赶紧去查看,路上遇到另一名舰员也是来调查烟雾传闻的。

即便如此,几个渠道来信息还不一致,比如烟雾的类型?具体的地点?造成了不少判断延误。直到08:25才正式发出警报。

烟雾与混乱

于是舰员开始手忙脚乱灭火。一些水手,包括几名资深军士长,居然都没有按照要求穿戴消防装备。

水手们铺设消防水龙的时候,发现一些消防站的消防水龙丢失,配件也是坏的。

失效的AFFF灭火控制面板和1MC电话

失效的AFFF灭火控制面板和1MC电话

船上安装的AFFF自动泡沫灭火系统没有投入使用,部分原因是没有正确执行维护以使其准备就绪,部分原因是船员对能力和可用性不熟悉。

受火灾影响的舱室示意图

受火灾影响的舱室示意图

船上的许多舱口和门——本来是隔离火势和减缓蔓延的第一道防线——铺满了施工所需的一些临时公共设施(电缆、电话线、通风管等),无法及时关闭。

但另一些值班水手在接受调查时表示,他们的消防知识和技能还不熟。

混合爆炸

警报发出后,圣迭戈城里的消防队居然是第一批进火场灭火的。但他们不熟悉战舰的布局,只好找了一个地方喷了30分钟水。随着烟雾变得浓黑色,意味着即将爆炸,于是现场指挥部下令所有消防队撤离。果然90秒后,船上发生了大爆炸。

烧穿的上层建筑

烧穿的上层建筑

爆炸点爆了压缩空气罐,气体和蒸汽提供的大量氧气助长了火势,而从通风口和通道流入的空气,在两栖攻击舰独特的坞舱、车辆舱、机库中空结构里,就像一个加高了烟囱的北京涮羊肉铜火锅,助长了火势蔓延,烧遍全舰14层甲板中的11层。

热成像仪看飞行甲板,已经温度很高

热成像仪看飞行甲板,已经温度很高

官僚主义之火

调查发现,官僚主义阻碍了消防工作。如,圣地亚哥消防队(SDFD)在最初2小时“英雄”了一把后,就拒绝再上船。因为根据他们的手册:“对消防员构成重大风险的活动只有在有可能挽救生命时才能进行。”——既然船上已经无人被困,他们就不应当再冒险。

海军没辙,只好对圣迭戈消防队负责人说:“如果你们不打算提供有意义的援助来扑灭火灾,那就走吧!”结果,SDFD就真的走了!不仅如此,后来的其他地方消防队也都跟着SDFD走了,基于一样的理由。海军只好靠港里其他战舰上的消防队员来帮忙。

最初的三层甲板蔓延示意图

最初的三层甲板蔓延示意图

下午18:55,第二次爆炸发生,多名消防员“多处轻微的震荡和爆炸型伤害”,并促使第二次疏散,使消防工作又停止了几个小时。

到第三天,人们被迫在船舱上打洞来,以便部署消防泡沫和大功率消防泵。

军情前哨站|美军攻击舰救火指挥混乱 最后靠编队司令接手

此时又来了新问题,过多的消防水堆积在船舱里,让战舰在90秒内“从右倾 2.1 度到左倾4.9 度的快速变化”。于是船上的消防队第三次被疏散,消防工作停止了近两个小时。

7月16日,ESG-3编队指挥官宣布大火终于被扑灭。

不同阶段混乱的现场灭火指挥关系

不同阶段混乱的现场灭火指挥关系

调查认为:“火灾响应最初的指挥是混乱的,舰长、副舰长、总军士长、机电长和损管负责人(DCA)明明都在场,却未能建立对局势的有效指挥和控制,也没能有力整合各方力量。最后还是靠他们的上一级,第三远征打击群(ESG-3)编队司令接手指挥灭火。”但为时已晚,在评估了修理这艘船的成本后,海军决定报废BHR。

实际的海军火灾应急指挥关系

实际的海军火灾应急指挥关系

今年4月,这艘船从2号码头被拖走,穿过巴拿马运河到达德州,国际拆船有限公司在那里以366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这艘船的残骸,不日将变成墨西哥生产的汽车零件、水暖件、下水道篦子之类回到美国。

军情前哨站|美军攻击舰救火指挥混乱 最后靠编队司令接手

融化的铝合金结构

最后,报告对比了2012年,海军“洛杉矶”级潜艇“迈阿密”号在船厂因为工人纵火而烧毁的事故,调查人员们发现海军8年来丝毫没有吸取教训。在报告的最后,调查人员写道:“此次事故与迈阿密号事故的相似性,并不是这种事故再次发生的借口;反而证明了我们未能吃一堑长一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