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代机突出系统优势 单打独斗或许打不过五代机
军事

六代机突出系统优势 单打独斗或许打不过五代机

2019年07月16日 18:28:50
来源:炮火笔记

在今年巴黎航展上,由法国、德国和西班牙共同参与研发的“未来作战空中系统”(FCAS)首次进行了展示。FCAS是欧洲主导研制的下一代空战系统项目,项目中包括一款有人驾驶隐身战斗机项目,这是继美中俄三国之后,又有一方参与到隐身战斗机的研制队伍中来。

null

目前FCAS将由法德首先进行概念研究(JCS),将确定该项目的关键部分的基础概念,包括有人驾驶的下一代战斗机(NGF)、无人的遥控载具(RC)和空战云(ACC)等。该概念研究阶段将从2019年持续到2021年中期,并将作为在2026年前首飞的下一代战斗机(NGF)验证机和技术开发的起点。其中NGF项目由达索公司作为总承包商,空客防务与航天公司作为RC和ACC系统的总承包商,这些系统将共同构成FCAS最主要的部分。达索和空客将评估该项目的作战可行性和技术可行性,探讨未来设计和工业化的可行性,并预测是否能在2040年实现全面作战能力。

null

对于有人驾驶的NGF战斗机来说,其概念与单独的“六代机”更为接近,但目前并没有任何技术指标被提出来,因此还不知道其性能是否可以对当前的五代机形成威胁;但从FCAS整个系统的概念来看,其NGF能否在空战中“打的过”五代机并不是主要目标,而是更多的强调空战整个系统要“打的过”现在以五代机为核心的系统。

null

之前美国空军在提到未来空战系统概念的时候,有意淡化了“六代机”的概念,更多是强调了“未来空战平台”的概念,其用意也是表明未来的空战装备将不突出战斗机本身的角色,而是多机种(包括无人机在内)都要分配给足够多的不同角色,大家共同来完成空战。实际上,这有像类似于打仗由几个“王者英雄”定胜负,转变到由一个“黄金团队”共同配合取胜。当然,美军后来提到的“穿透式作战飞机”的概念又有些向“六代机”偏重,但其同样强调有多种作战平台共同完成作战,只不过提升了其中有人驾驶飞机的能力,也要求具备很强的独立作战能力。

null

对于这次欧洲的FCAS系统,其平台化体系化作战的构想已经比美军的概念更为成熟,具备了更高可执行度,因此其NGF很可能只有现在“五代机”的标准,而且还需要时间来研发,但为其搭配的作战体系却先一步进行了实验。

例如空客承担的无人的遥控载具(RC)和空战云(ACC)项目,其主要概念就是有人机和无人机进行编队将成为空战的一部分,它们在战场上进行协作,并通过ACC生态系统进行连接。目前空客已开展了相关的研究和试验工作,重点是ACC协同算法的软件开发。

另外,在空客的设想中,ACC系统除了作战无人机系统以外,还有两个关键的非作战系统,即A330 MRTT和A400M,其中A330 MRTT将作为整个空战系统的信息节点和中枢,而不是仅作为一架空中加油机。而且很重要的是,目前空客已成功完成了以A330 MRTT为中心的互连空中战场空间场景的飞行验证。

null

在试验中,位于西班牙的模拟地面作战人员的操作员配备了北约部队(ROVER)标准的手持无线电,由一架“台风”战斗机获得目标区域的图像,并充当操作员和A330 MRTT之间的通信节点。而通过宽带数据链,“台风”和A330 MRTT之间实现了通信中继,然后A330 MRTT再通过宽带卫星链路将视频及其自己的通信信息传递到位于美国的卫星地面站,最后信息流通过地面链路返回到欧洲的地面联合空战中心CAOC。这一复杂场景展示了跨不同网络和技术的安全端到端通信的实时运行,包括地空战术数据链、两架飞机之间的空空宽带链接、空天中继和地面网络等。

空客的这一设想称为“天空网络”(NFTS),它为相连的空中战场空间奠定了基础,其目标是到2020年提供完全作战能力,这与FCAS的发展完全协调一致。当然,即使到时候NGF的开发遇到延迟,这一系统也可以由“台风”或其他战斗机来承担相应的任务。

null

因此,FCAS系统回避了未来空战中“比拼”战斗机本身性能的作战方式,这就适当降低了NGF的性能要求,而是利用人工智能、无人机编队协同等方式,对敌人的五代机空战系统形成更大范围的优势,把对硬件的比拼转移到了软件,也是更适合欧洲的研发方案。

当然,空战毕竟还是以击落对方的飞机为主的作战方式,如果对方也采用了这样的以有人机为核心、无人机为周边、特种飞机作为网络节点的网络化作战体系,拼到最后双方只剩下有人机在空中,那么不论是法德的NGF还是美国的“穿透式战斗机”,都要有足够的能力击落对方,决定胜负的仍然是处于核心位置的有人驾驶战斗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