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国造”潜艇模型曝光 真正后台浮出水面

台湾“国造”潜艇模型曝光 真正后台浮出水面

2019年05月09日 16:36:48
来源:凤凰网军事

台湾“国造”潜艇的诸多外形特点显示,它的技术背景并非荷兰。(资料图)

凤凰网军事 凤凰网军评 5月9日

近日,台湾“海军”在蔡英文出席“潜艇国造厂区动土典礼”时展出了“国造”潜艇模型。相比此前金属徽章上的简单图案,此次披露的模型尽管制造相对粗糙,但却展示出很多关键技术细节。如果暂时抛开潜艇性能不谈,这些技术细节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台湾“国造”潜艇的真正技术背景,这两个此前被忽视的国家或许是继荷兰之后,台湾真正的国际潜艇技术来源。

仅从外形上看,台湾“国造”潜艇包含了多种新型常规潜艇特征。(资料图)

据承建“国造”潜艇的台船公司副总经理周志明则表示,此次台船公司特别将这艘潜艇的内部船只编号定为1168,象征一路发,潜艇艇长65-70公尺,艇宽约8英尺,艇身从龙骨到围壳顶端约18公尺,满载排水量为2500-3000吨,总预算493以新台币(约14.8亿美元),其中包括装备费、人事费、建造费。从潜艇模型来看,该艇采用上窄下宽的“梨”形截面雪茄型艇身,采用围壳舵+艇尾X型舵。尽管从整体布局来看,台湾“国造”潜艇基本延续了从荷兰引进的“剑龙”级潜艇,但诸多新细节却反应了真正的技术背景。

台湾“剑龙”级常规潜艇正面临着自身与武备等方面的多重局限。(资料图)

台湾在上世纪80年代从荷兰引进2艘“剑龙”级潜艇,原计划采购4艘,最终荷兰在中国压力下不仅停止提供后2艘,还取消了潜艇的配套武备订单,台湾不得不从印尼采购了200枚由当地生产的德国SUT鱼雷,这批鱼雷在实际使用时相当不稳定,频频出现沉底、断线等事故。而且“剑龙”级作为当时世界上首批采用HY-100型高强度钢建造的常规潜艇,建造工艺并不完全成熟,这2艘潜艇在使用中曾出现过度腐蚀、结构松动等问题。因此,着眼于中国压力与荷兰潜艇自身的问题,台湾想“自造”潜艇必须另寻出路。

“雪茄截面艇身+围壳舵+艇尾X型舵”是瑞典潜艇最明显的特征。(资料图)

事实上在“剑龙”级之后,台湾就积极同时推进潜艇“国造”与国际采购。着眼于美国已没有建造常规潜艇能力,所以英法德意西这些欧洲传统海军强国都曾被认为可能向台湾提供潜艇技术。但这些国家受制于中国压力,似乎也并未在实质上为台湾提供过潜艇技术。但如果从台湾此次公开潜艇模型“雪茄形艇身+围壳舵+艇尾X型舵”的特征来看,有一个低调的欧欧洲国家被忽略了,那就是瑞典,这三项特征同样出现在各型瑞典潜艇上。更重要的是,瑞典相比那些欧洲国家,它能通过一个隐秘的通道将潜艇技术转移至台湾。

2016年中国扣留新加坡装甲车让该国与台湾军事合作开始被熟知。(资料图)

这个隐秘通道就是新加坡。1975年,时任台湾“行政院长”的蒋经国就与时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签订台湾向新加坡提供大型训练基地的“星光计划”,随后双方由此开始进行了长期而隐秘的军事合作,直到2016年中国在香港扣留9辆在台湾完成训练的新加坡装甲车后,台湾与新加坡的军事合作才逐渐被人所熟知。而在军事训练之外,新加坡还曾考察台湾的“康定”级,即从法国引进的“拉斐特”级护卫舰,在了解并满意该型战舰整体设计与功能拓展性之后,新加坡从法国引进了“最强拉斐特”——“可畏”级护卫舰。

目前有消息显示,台湾此前已经系统考察过新加坡的瑞典早潜艇。(资料图)

在潜艇领域,新加坡在1995年从瑞典引进4艘“征服者”级潜艇,随后又采购了2艘更新的“射手”号与“剑客”号潜艇。这些潜艇秉承了瑞典“西哥特兰”级潜艇设计,采用“雪茄形艇身+围壳舵+艇尾X型舵”布局。而且为了避免潜艇技术外泄,瑞典与新加坡曾签订禁止其他国家或地区人员参观潜艇核心部位的协定(类似协定在国际军售中很常见)。但此前曾有新加坡媒体报道,台湾“海军”人员曾随新加坡潜艇出海,并对“征服者”级、“射手”号进行过详细考察,而瑞典却并未对新加坡的“泄密”表示任何不满。

新加坡有可能向台湾出售潜艇技术,也可能“外包”潜艇维护。(资料图)

基于以上事实,新加坡向台湾提供潜艇技术的可能性很高。而在新加坡最终选定德国218SG型潜艇作为未来主力潜艇后,同时装备德瑞两国潜艇将大幅增加使用成本。如果台湾能建造“瑞典式”潜艇,新加坡未来甚至有可能将本国瑞典潜艇的保障、维护“外包”给台湾。而瑞典在面对新加坡转向德国潜艇,本国潜艇因出口澳大利亚的“哥特兰”级潜艇表现不佳而国际形象受损的情况下,如果能通过新加坡向台湾出口潜艇技术,不仅能获得高额回报,而且有新加坡这双“白手套”,瑞典也暂时不用担心受到中国的强大压力。

从台湾自造自造潜艇的现有数据,以及此前台湾表示暂时放弃采用AIP系统来看,该艇整体性能或仅相当于大陆现役039B型潜艇,相比更新的039C/D型潜艇差距明显。但瑞典、新加坡如果真的是台湾的潜艇技术后台,它们有条件在日后为台湾提供更高端的潜艇建造与改造技术,这些都是台海力量对比中必须考虑到的重要变数。【凤凰网军事 凤凰网军评 刘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