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伊朗打还是不打 哪个能体现特朗普的“权威”?
军事

对伊朗打还是不打 哪个能体现特朗普的“权威”?

2019年06月24日 08:44:05
来源:观察者网

上周四,伊朗革命卫队宣称,一架美国海军的MQ-4C“特里顿”高空无人侦察机在伊朗南部海域上空被其发射的国产地空导弹击落。美国中央司令部虽然在第一时间对此予以否认,但随后就承认了这次的战损。在此之后,伊朗革命卫队还展示了其打捞上来的无人机残骸,将这一次战果进一步坐实。

伊朗方面此次的证据过硬,比起以往法尔斯通讯社“大嘴一张”的表现好得多

MQ-4C“特里顿”高空无人侦察机是RQ-4“全球鹰”无人侦察机系列中专用于美国海军的型号,其整体飞行性能与“全球鹰”基本相同,主要的区别在于机载侦察设备有所差异。在目前美军投入量产的无人机中,“全球鹰”系列是尺寸最大、飞行高度最高、结构最复杂、造价也最昂贵的一款。

正是因为其“战略无人侦察机”的地位,才引发此次“战略”级别的区域危机

作为美军最大的长航时无人侦察机,“全球鹰”在过去的十几年中经常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地进行侦察。在这些行动中,该机通常都在接近18000米的最大飞行高度行动,这一高度比大多数国家战机的正常升限都高,因此在东海上空跟踪“全球鹰”的飞行任务中,解放军战机一般都只能以仰视的姿态对其进行持续跟踪。

不过对于防空导弹而言,由于“全球鹰”的飞行速度只有600公里/时左右,高空飞行的姿态变化也比较迟钝,该机也没有进行诸如RQ-170一样的全面化隐身设计,因此只要能克服电子干扰并将“全球鹰”纳入射击包线,其攻击难度反而不是很大。

解放军在跟踪“全球鹰”的时候只能在其下方的航线进行

对于美军而言,很多时候“全球鹰”的使用方式和有人操作的U-2系列高空侦察机颇为相似。虽然U-2高空侦察机在问世之初是以其超过2万米的最大升限来规避当时的歼击机和高射炮火力,不过S-75防空导弹在1960年把鲍尔斯驾驶的U-2打下来之后,美军在使用U-2进行对苏侦察时就有了颇多收敛;后来国民党反动派持续使用U-2对中国大陆进行侦察,主要也是仗着当时解放军只有4套引进的S-75防空导弹(其中1套还要用于测绘仿制),无法覆盖东南沿海。

当我军在拦截U-2上连战连捷,且国内研仿的红旗-1和红旗-2也开始批量装备之后,这种不自量力的入境侦察行动就彻底停止了。随后美军对U-2系列的使用也转向在领空范围之外,使用斜视照相机或者机载电子设备进行侦察。

归根到底,U-2的侦察是被越来越多的解放军地空导弹部队“吓停”的

“全球鹰”作为一款高空无人侦察机,因为同样的原因,其在高威胁区域的活动也不会直接入侵对方的领空,而以各种斜向侦察设备执行侦察任务。为了尽可能增大侦察范围,靠近边境的“擦边球”自然不可避免,这无疑增加了侦察机本身的危险性,特别当伊朗人突然“打破默契”真枪实弹发起攻击的时候,留给美军无人侦察机的时间和操作空间是相当有限的。

当美国国防部都有人对伊朗击落“全球鹰”表示惊讶的时候,有理由相信美军不仅对伊朗的防空导弹能力毫无警惕,对于此次侦察飞行的航线设定和掩护也是颇为托大。

无论是美国的说法还是伊朗的说法,“全球鹰”的擦边球飞行是显然的

美国人的自信多少来说有些道理,伊朗虽然拥有一大堆来自各方的防空导弹系统,但是如果以一个完整的国家级防空体系的角度来看,确实可以用一个“乱”字来形容。

一方面,伊朗从两伊战争时期开始就从多个来源引进和试图自制包括S-75(自制的Sayyad-1防空导弹)、S-200、2K12 “立方体”等苏制防空导弹,并在最近获得了俄制S-300系列远程防空导弹;另一方面,伊朗还尽力保存和维持着1979年伊斯兰革命以前从西方国家获得的不少防空导弹,包括“霍克”、“标准”、“轻剑”等,并通过仿制自制了“霍克”和“响尾蛇”低空导弹;此外,伊朗还在研制各种型号的防空导弹,这几年来露面的诸如Sayyad-2/3、Bavar-373远程防空导弹以及本次据称击落“全球鹰”的Raad-1/2 中程防空导弹,都是这几年来伊朗公开的本国防空导弹型号。

从综合性能来看,S-300毫无疑问是伊朗目前最先进的防空导弹

由于伊朗在S-300之前并未获得特别先进的防空导弹系统,其本国科研实力也相对有限,因此虽然其新研制的导弹系统在“颜值”上都看起来挺先进的,但外界并不看好这些导弹的真实性能。

之前的Sayyad-2/3就被外界认为是“使用‘标准’导弹技术制造的外形像‘爱国者’的防空导弹”,Bavar-373则被看做是“使用美俄旧式导弹技术研制的长得像S-300但不如S-300的防空导弹”,至于此次伊朗宣称击落“全球鹰”的Raad系列地空导弹,则被外界认为是“使用‘标准’导弹技术制造的外形像‘山毛榉’的防空导弹”……

Sayyad-2导弹长得像“标准”,发射车则像“爱国者”

Bavar-373则在方方面面都和S-300如出一辙

Raad系列防空导弹也是一副“山毛榉”导弹劣质仿品的感觉

不过伊朗对于本国防空系统的情况也并非毫不知晓,尤其是本国这种东西方武器加自研武器兼而有之,老中青三代齐聚一堂的情况也是心知肚明。因此近几年来,伊朗一直在寻求获得高性能的防空指挥控制系统,将本国这些来源、技术体制、性能以及服役年限差异巨大的防空导弹整合成一个整体。这对于伊朗本国的技术能力而言不吝是个挑战,不过得益于外国技术的帮助,伊朗人已经初步达到了这一目标。

2017年9月的时候,伊朗就曾向外界展示过本国的Negah防空指挥系统,根据伊朗当时公布的情况看,这套系统主要的任务就是指挥伊朗面向波斯湾、霍尔木兹海峡和阿曼湾方向的南部防空力量。伊朗对于这套系统构建中的外部技术支援也并不讳言。

伊朗防空部队司令当时就表示,新的防空指挥控制系统的核心是中国电科集团的JY-10防空指挥控制系统。后者具备“高度机动性、高可靠性、以及高度自动化”的特点,可以处理800公里内雷达发来的数据,同时接收和处理100条航迹,并且可以使用来自不同型号和制式的雷达提供信息。

伊朗方面公布的防空指挥系统画面里,能够看到其处理的信息主要是伊朗沿海地区

从这个角度来看,伊朗的防空系统虽然在基础条件上并不理想,但通过引进技术和本国技术的整合以及防空指挥系统的构建,已经初步形成了一套本国的防空作战系统。加上伊朗还有着相对丰富与西方国家无人机对抗的经验,甚至还曾经通过干扰手段俘获过美制无人侦察机,尽管这样的防空系统未必能够有效抗击美国有组织的大规模全面空袭行动,但对像攻击诸如“全球鹰”这样缺少掩护且反应“迟钝”的无人机显然已经够用了。

伊朗此次的拦截行动算是一个很好的范例

尽管美国方面辩称飞机当时正处于“国际水域”上空,但这架飞机正在进行的毫无疑问是对伊朗的侦察行动,考虑到美伊局势在最近几个月里不断升级,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内的政府高官也对伊朗连放狠话,伊朗方面承受的压力巨大,对于战略侦察这样显然具有针对性的行动采取反制,从伊朗自身的角度来看,显然也是一种不算离谱的处置手段。

当然伊朗虽然看起来是“悍然动武”,但其实在执行这次作战中也是粗中有细。按照伊朗方面的说法,伊军在击落“全球鹰”无人机的同时,还有一架P-8A侦察机也在伊朗防空导弹的打击范围内,但伊朗最终没有攻击这架P-8A,而是选择了攻击无人驾驶的“全球鹰”,毕竟让美国人损失上亿美元和让十多名美国人一起殒命相比,后者给伊朗可能带来的风险还是太高了。

P-8A机上定员9人,但实际使用中经常会有额外人员参与行动

从特朗普大大咧咧发布的推特中,我们已经获知,美国军方曾经在“全球鹰”被击落后制定并向总统提交了对伊朗发起一轮军事打击的方案。虽然美军向中东地区的增兵规模还远没有到对伊朗发起全面战争的程度,但美国海军在海湾地区保持存在的航母打击大队以及“宙斯盾”舰,加上美国空军在卡塔尔乌代德空军基地部署的B-52战略轰炸机,已经足够组织起上百枚“战斧”巡航导弹以及相当数量的战机,对伊朗发动一次传统的外科手术式打击,要么摧毁或削弱伊朗的防空系统,要么对已经被美国列为恐怖组织的伊朗革命卫队的一些设施进行打击。

战略轰炸机和航母编队依然是判断美国军事准备的关键因素

不过特朗普自称在袭击发起前“叫停”了这次可能造成150人死伤的行动,并且同时用一连串的“mistake”将这次击落“全球鹰”的事件淡化为伊朗方面某个军官的错误决策而非整个伊朗的国家意志——美国总统在本国利益明显受损的情况下,如此卖力地替伊朗这样一个怎么看也不算友好的国家洗地,当然不会因为他色厉内荏,也不会是他心系伊朗人民不忍生灵涂炭,而更可能因为在特朗普本人的判断中,升级海湾地区的紧张局势和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在目前的情势之下并非美国要优先执行的事情。

特朗普在关键时刻的判断让这次危机没有升级

相比之下,反倒是美国军方在此次事件中的举动更耐人寻味。五角大楼在没有做好对伊朗发起全面战争的情况下,迅速制定了一个基于现有力量对伊朗进行打击的方案,并且差一点儿将其付诸实施,这样的军事行动显然没有深入考虑打击带来的政治后果,甚至未必考虑了军事行动后续要如何展开,更多是一种在互联网时代以行动本身为意义的“泄愤”式打击。

美军当时空袭叙利亚也是,没头没尾地发射了一轮导弹,对战局几乎没有影响

如果我们回首本世纪初美国发起的军事行动,无论是作为9·11事件后续反应的阿富汗战争,还是以推翻萨达姆政权为目标的伊拉克战争,都仍然属于传统的“谋定而后动”的大规模战争。这些战争有着明确的目的,有着相对严谨的战争规划,并且按照时局的发展不断调整和推进占据的发展;而如今随着精确打击武器的推广和外科手术式打击行动的拓展,“为轰炸而轰炸”的军事打击行动在近年的美军行动中越来越常见,这类袭击可能因为一件事件而起,在袭击之后也没有任何后续,袭击本身不解决任何问题,也不会改变地区局势,只反映了当代国际政治中各国对于表态的迫切程度。

即使不对伊朗发动军事袭击,特朗普也能够在在伊朗问题上立于不败之地,毕竟他追求的是伊朗不得拥有核武器,而伊朗的核计划从一开始到现在,别说造出核武器了,甚至距离制造出武器级浓缩铀都还有很大的差距。在这样的情况下,比起对伊朗进行军事打击,很多事情(比如下周在日本举行的G20首脑峰会)显然要更加重要。

毕竟G20峰会上,美国人还要就贸易战做一做文章

不过对于美国而言,这毫无疑问又会给国际上带来一个非常糟糕的示范:伊朗当着美国的面将一架美军无人机给击落了,美军此前还一直在营造在伊朗周边“大军压境”的气氛,结果总统竟然亲自取消了军方已经制定的军事行动,公开原因还是因为无人机损失和“杀死150人”不成比例……这无异于向全世界颁布了对美军无人载具进行攻击的“许可证”。按照这样的思路推演下去,美国方面对于伊朗也许多少还要有些报复措施用来挽回尊严。

美军对伊朗发起的网络袭击也许就算其中之一吧

不得不承认,美国和伊朗最近的这轮威胁与博弈,一直升级到今天,特别是在美国坚定指责伊朗是阿曼湾油船遇袭事件“幕后黑手”之后,伊朗击落美军无人机所引发的美方反应多少有些出人意料。也许正如美国媒体所说,比起空袭伊朗,特朗普也许更享受发动与叫停空袭的“权威”,而为了这份“享受”,这位史无前例的美国总统会将海湾局势带向何方,也许只有时间能够告诉我们了。